《乾坤萬年歌》預言全文

《乾坤萬年歌》預言全文

太極未判昏已過    風後女媧石上坐

三皇五帝已相承    宗派源流應不錯

而今天下一統周    禮樂文章八百秋

串去中直傳天下    卻是春禾換日頭

天下由來不固久    二十年間不能守

卯坐金頭帶直刀    削盡天下木羊首

一土臨朝更不祥    改年換國篡平床

泉中湧出光華主    興復江山又久長

四百年來更世界    日上一曲懷毒害

一枝流落去西川    三分社稷傳兩代

四十年來又一變    相傳馬上同無半

兩頭點火上長安    委鬼山河通一佔

山河既屬普無頭    離亂中分數十秋

子中一朱不能保    江東復立作皇州

相傳一百五十載    釗到兔兒平四海

天命當頭六十年    肅頭蓋草生好歹

都無真主管江山    一百年前擾幾番

耳東入國人離亂    南隔長安北隔關

水龍木易承天命    方得江山歸一定

五六年來又不祥    此時天下又紛爭

木下男兒火年起    一掃煙塵木易已

高祖世界百餘年    雖見乾戈不傷體

子繼孫承三百春    又遭離亂似瓜分

五十年來二三往    不真不假亂為君

金豬此木為皇帝    未經十載遭更易

肖郎走出在金猴    穩穩清平傳幾世

一汴二杭事不巧    卻被胡人通佔了

三百年來棉木終    三閭海內去潛踪

一兀為君八十載    淮南忽見紅光起

八隻牛來力量大    日月同行照天下

土猴一兀自消除    四海衣冠新彩畫

三百年來事不順    虎頭帶土何須問

十八孩兒跳出來    蒼生方得蘇危困

相繼春秋二百餘    五湖雲擾又風顛

人丁口取江南地    京國重新又一遷

兩分疆界各保守    更得相安一百九

那時走出草田來    手執金龍步玉階

清平海內中華定    南北同歸一統排

誰知不許乾坤久    一百年來天上口

木邊一兔走將來    自在為君不動手

又為棉木定山河    四海無波二百九

王上有人雞上火    一番更變不須說

此時建國又一兀    君正臣賢垂黼黻

平定四海息干戈    二百年來為社稷

二百五十年中好    江南走出釗頭卯

一兀山河又二分    幸不全亡莫嫌小

兩人相和百忙中    治世能人一張弓

江南江北各平定    一統山河四海同

二百年來為正主    一渡顛危猴上水

別枝開花果兒紅    復取江山如舊許

二百年來衰氣運    任君保重成何濟

水邊田上米郎來    直入長安為皇帝

行仁行義立乾坤    子子孫孫三十世

我今只算萬年終    再复循環理無窮

知音君子詳此數    今古存亡一貫通


《乾坤萬年歌》預言全文

太极未判昏已过    风后女娲石上坐

三皇五帝已相承    宗派源流应不错

而今天下一统周    礼乐文章八百秋

串去中直传天下    却是春禾换日头

天下由来不固久    二十年间不能守

卯坐金头带直刀    削尽天下木羊首

一土临朝更不祥    改年换国篡平床

泉中涌出光华主    兴复江山又久长

四百年来更世界    日上一曲怀毒害

一枝流落去西川    三分社稷传两代

四十年来又一变    相传马上同无半

两头点火上长安    委鬼山河通一占

山河既属普无头    离乱中分数十秋

子中一朱不能保    江东复立作皇州

相传一百五十载    钊到兔儿平四海

天命当头六十年    肃头盖草生好歹

都无真主管江山    一百年前扰几番

耳东入国人离乱    南隔长安北隔关

水龙木易承天命    方得江山归一定

五六年来又不祥    此时天下又纷争

木下男儿火年起    一扫烟尘木易已

高祖世界百余年    虽见干戈不伤体

子继孙承三百春    又遭离乱似瓜分

五十年来二三往    不真不假乱为君

金猪此木为皇帝    未经十载遭更易

肖郎走出在金猴    稳稳清平传几世

一汴二杭事不巧    却被胡人通占了

三百年来棉木终    三闾海内去潜踪

一兀为君八十载    淮南忽见红光起

八只牛来力量大    日月同行照天下

土猴一兀自消除    四海衣冠新彩画

三百年来事不顺    虎头带土何须问

十八孩儿跳出来    苍生方得苏危困

相继春秋二百余    五湖云扰又风颠

人丁口取江南地    京国重新又一迁

两分疆界各保守    更得相安一百九

那时走出草田来    手执金龙步玉阶

清平海内中华定    南北同归一统排

谁知不许乾坤久    一百年来天上口

木边一兔走将来    自在为君不动手

又为棉木定山河    四海无波二百九

王上有人鸡上火    一番更变不须说

此时建国又一兀    君正臣贤垂黼黻

平定四海息干戈    二百年来为社稷

二百五十年中好    江南走出钊头卯

一兀山河又二分    幸不全亡莫嫌小

两人相和百忙中    治世能人一张弓

江南江北各平定    一统山河四海同

二百年来为正主    一渡颠危猴上水

别枝开花果儿红    复取江山如旧许

二百年来衰气运    任君保重成何济

水边田上米郎来    直入长安为皇帝

行仁行义立乾坤    子子孙孙三十世

我今只算万年终    再复循环理无穷

知音君子详此数    今古存亡一贯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