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港尾溝溪》疏洪道崩塌之背後省思

紫微星明

台南港尾溝溪》疏洪道崩塌之背後省思

台南市賴清德自誇30年淹水問題,他用3年就解決的[台南港尾溝溪疏洪道]工程,耗資10億,在7/27完工,確在相隔不到20天的一場大豪雨之下崩塌潰堤,被大家稱為豆腐渣工程,當然賴清德是滿臉都花,然後趕緊說這工程是水利署負責的,不是他建造的,雖然事實上是這樣,不過如果賴清德不要自滿自誇說 : [30年淹水問題,他用3年就解決]這句話,那麼他怎麼說就怎麼對,可是這邀功時緊往自身攬,出了事卻猛往外推,賴清德這副德性也太難看。

由這個耗資10億的豆腐渣[台南港尾溝溪疏洪道]工程,反射了台灣公共工程建設長期以來的兩個弊端,而這兩個弊端是相輔相成一直禍害至今,第一個就是所有的公共工程都有一個原來是潛規則,而今變成明條款的[工程回扣款],幾乎百分百;不管是哪一個政黨執政,從中央到地方都有收這回扣,差別只在於是誰收的與最終流向。

因此你就可以看到從政人員都非常喜歡做建設,就是因為這個[工程回扣款],所以你會看到台灣全面性的怪現象,小從馬路好好的;過一段時間就重鋪,公園美美的;沒多少時間又重蓋,人行道還很堪用;過些時就打掉重做…大到治水幾百億,土地重劃徵收,都市計劃更新…這中間都有[工程回扣款]的因素,尤其是後者兼具炒地皮效益與龐大利益。

特別是類似治水這動輒幾百億的工程,就從源頭立法院的協商制度下開始分贓,撥給這個可以上下其手的縣市數十、上百億元治水經費,再從這執行經費的縣市層層上繳回扣,等於是一頭牛剝了好幾層皮,於是剩下的真正治水經費就與原先預算編列,相差不知幾十億。

當然政客要收回扣,那麼承包商也不是傻瓜,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誰要做?你有回扣政策,我有偷工減料技法,於是第2個弊端又形成,以至於台灣公共工程幾乎都是偷工減料技法施工,因為政客要收回扣,所以包商就只有來這一套偷工減料技法,不然錢怎麼賺?

那麼這個[工程回扣款]是多少?這在國民黨舊政府時代是15%,然後依工程進度請款後分批支付,但是自從民進黨執政開始壯大之後,這個比率提高到最少20%,而且更狠的還有標案確定,發包施工就要全額支付,然後請款時再加上小菜,蓋一個章10萬上下。各位看看;在這樣的回扣貪汙制度之下,就連承包商也不敢保證他承做的工程,可以如期達到耐用年限,只求短時間不出事就好。

再來因為這些收受回扣的政客,胃口愈來愈大,要求回扣比率一直提高,接著就衍生出大幅提高公共工程製作預算,一個幾千萬就可以完成的工程,一下膨脹到上億,一個億元就可以做好的標案,連跳幾階上到10億…,反正是國家人民納稅的錢,又不是從我口袋拿出來,既然要賺,那就有錢大家一齊猛賺,狂賺…但是這個大幅膨脹預算經費的作法,剛開始會讓人很咋舌,覺得這麼一丁點的小工程,哪需要這麼多錢來施作?但是久了;青蛙都煮熟了!所以現在老百姓對一個公共工程動輒上數十億、上百億都司空見慣,毫無反應。

幾十年來這樣的一個互相掩護收受回扣的做法之下,在台灣的公共工程毫無品質可言,尤其是地方型的工程,就像這次[台南港尾溝溪疏洪道崩塌]事件,在先前南部某個縣市颱風季節時也曾出現過,所以如果爾後再見到這樣的類似事件,大家也不用太在意,這已經是從不然變成使然進化到必然,人民只有自求多福!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台南市赖清德自夸30年淹水问题,他用3年就解决的[台南港尾沟溪疏洪道]工程,耗资10亿,在7/27完工,确在相隔不到20天的一场大豪雨之下崩塌溃堤,被大家称为豆腐渣工程,当然赖清德是满脸都花,然后赶紧说这工程是水利署负责的,不是他建造的,虽然事实上是这样,不过如果赖清德不要自满自夸说 : [30年淹水问题,他用3年就解决]这句话,那么他怎么说就怎么对,可是这邀功时紧往自身揽,出了事却猛往外推,赖清德这副德性也太难看。

由这个耗资10亿的豆腐渣[台南港尾沟溪疏洪道]工程,反射了台湾公共工程建设长期以来的两个弊端,而这两个弊端是相辅相成一直祸害至今,第一个就是所有的公共工程都有一个原来是潜规则,而今变成明条款的[工程回扣款],几乎百分百;不管是哪一个政党执政,从中央到地方都有收这回扣,差别只在于是谁收的与最终流向。

因此你就可以看到从政人员都非常喜欢做建设,就是因为这个[工程回扣款],所以你会看到台湾全面性的怪现象,小从马路好好的;过一段时间就重铺,公园美美的;没多少时间又重盖,人行道还很堪用;过些时就打掉重做…大到治水几百亿,土地重划征收,都市计划更新…这中间都有[工程回扣款]的因素,尤其是后者兼具炒地皮效益与庞大利益。

特别是类似治水这动辄几百亿的工程,就从源头立法院的协商制度下开始分赃,拨给这个可以上下其手的县市数十、上百亿元治水经费,再从这执行经费的县市层层上缴回扣,等于是一头牛剥了好几层皮,于是剩下的真正治水经费就与原先预算编列,相差不知几十亿。

当然政客要收回扣,那么承包商也不是傻瓜,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钱的生意谁要做?你有回扣政策,我有偷工减料技法,于是第2个弊端又形成,以至于台湾公共工程几乎都是偷工减料技法施工,因为政客要收回扣,所以包商就只有来这一套偷工减料技法,不然钱怎么赚?

那么这个[工程回扣款]是多少?这在国民党旧政府时代是15%,然后依工程进度请款后分批支付,但是自从民进党执政开始壮大之后,这个比率提高到最少20%,而且更狠的还有标案确定,发包施工就要全额支付,然后请款时再加上小菜,盖一个章10万上下。各位看看;在这样的回扣贪污制度之下,就连承包商也不敢保证他承做的工程,可以如期达到耐用年限,只求短时间不出事就好。

再来因为这些收受回扣的政客,胃口愈来愈大,要求回扣比率一直提高,接着就衍生出大幅提高公共工程制作预算,一个几千万就可以完成的工程,一下膨胀到上亿,一个亿元就可以做好的标案,连跳几阶上到10亿…,反正是国家人民纳税的钱,又不是从我口袋拿出来,既然要赚,那就有钱大家一齐猛赚,狂赚…但是这个大幅膨胀预算经费的作法,刚开始会让人很咋舌,觉得这么一丁点的小工程,哪需要这么多钱来施作?但是久了;青蛙都煮熟了!所以现在老百姓对一个公共工程动辄上数十亿、上百亿都司空见惯,毫无反应。

几十年来这样的一个互相掩护收受回扣的做法之下,在台湾的公共工程毫无质量可言,尤其是地方型的工程,就像这次[台南港尾沟溪疏洪道崩塌]事件,在先前南部某个县市台风季节时也曾出现过,所以如果尔后再见到这样的类似事件,大家也不用太在意,这已经是从不然变成使然进化到必然,人民只有自求多福!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