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民》結構三三論與兩極軸心對抗

紫微星明

台灣選民》結構三三論與兩極軸心對抗

年底七合一選舉進入倒數129天,乍看起來好像還蠻久的,約有4個多月,不過時間的腳步總是在人們不經意的間隙中倏然而過,快得讓人膽戰心驚,相信上了年紀的人體會最深 !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回顧一下台灣地區的總統民選第一次選舉,距今已經18年了,18年時間足夠讓一個出生兒壯大成人,也可以讓年輕飛揚步入壯年,而壯漢陸續邁入年老,更不堪的是時光也淘盡無數風流人物。

照理說自從民國83年台北市長開始民選以來,經過這麼多次各種中央、地方、首長、民代…的選舉淬煉,台灣地區應該是一個可供表率與楷模的民主直選國家,但是事實上卻好像不是如此,反而越選越差,每況愈下,候選人與選民素質,選戰的策略方法,一樣是停留在幾十年前的選舉模式,充滿著誇大、聳動、造假、奧步、欺騙…無所不用其極 !

一切大型重要選舉一律訴諸民粹,候選人無法聚焦政見,因為沒人要聽,媒體名嘴無法客觀討論,因為各有立場與收視利益考量,人民無法理性投票,因為情感超越一切…每經選過一次,人民與族群間的裂痕就益形擴大,一直加劇到現在已經變成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鴻溝兩邊的人,凡事以意識為導向、非我意類,群起攻伐,各憑己見、感情用事,相互謾罵,儼然就像彼此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於是也造成父母兄妹、反目成仇、親朋好友,割袍斷義,刪好友、撤推薦…等等不理性的行為。

那麼以上這些種種台灣現存讓政經環境停滯不前,甚至愈加潰敗的原因為何?有無徹底解決之道?阿龍今日試著以個人的觀點來加以描述闡明問題的根源,至於徹底解決的方式是有的;但是都屬於很極端類似外科手術的處理,是福是禍則不得而知。

依阿龍個人的觀點來看,台灣沒有因為民主直選獲致重大利益,卻反而深受其害的重要癥結所在,第一個要大加批判的就是自從李登輝以降所有台灣政客人物,為了奪取個人權力與利益,不惜薰心操弄族群意識,破壞人民彼此之間良善的和諧關係,然此種狀況並不是從李登輝開始,但是在李登輝手上惡化則是正論,所以阿龍稱李登輝是鬥爭總統,在位期間無所不鬥,鬥林洋港、蔣緯國,再鬥李煥、郝柏村,繼鬥宋楚瑜、連戰,卸任後鬥陳水扁、馬英九,而鬥爭的手法就是操弄族群意識,割裂人民感情,獲取自己權力利益。

其次是善良的人民,不俱備理性思考元素,凡事訴諸情感,所以就很容易被以意識、族群為操作手段的政客所矇騙,而這意識、族群就好似鴉片、嗎啡,一吃到就上癮,又不具理性,無法自覺改變,於是就一發不可收拾,再加上物以類聚,那就不知伊於胡底,再經過幾十年來的浸潤薰陶,從此根深蒂固,言行舉止完全背離一個正常人的範疇;缺水斷電要怪政府、罵族群,老婆出牆要怪政府、罵族群,女兒被拐也要怪政府、罵族群,兒子殺人作奸犯科還是要怪政府、罵族群,自己沒本領賺不到錢特要怪政府、罵族群….凡事總總,都是別人錯,自己一點都沒錯。

最後兩因繼續交互相乘,直線相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橫線擴染臭味一定相投,加上不肖媒體唯恐天下不亂興風作浪,就是因為這些因素相乘相加所產生的負面綜效的緣故,數十年來造成台灣現在的慘況,型塑了台灣地區選民結構三三論的基礎,進而發生了兩極軸心對抗的態勢,且是極端分裂的全面驅向毀滅進程,這又可從今年以來一連串的反政府活動抗爭看出端倪。

台灣地區選民結構三三論的實質內涵可能是阿龍首創的觀點,這個論述乃是源自於上面文章中的解說,起自於台灣數十年來的政經氛圍所成就的藍綠選民結構版塊,台灣選民結構基本上可以分成三個版塊,也就是親國民黨藍色區塊,親民進黨綠色區塊,再加上所謂的中間選民區塊。接著每個區塊還可以分成三個色塊,分別是深藍、藍、淺藍,深綠、綠、淺綠,中間、中間偏藍、中間偏綠,當然也可以繼續依此再細分三三。

這個深藍色塊,約佔全體選民的23%強,估計約莫290多萬票,而深綠色塊(也有人稱墨綠)約佔全體選民21%強,估計大約260多萬票,藍色塊和淺藍色塊,約佔全體選民的25%強,估計在於310多萬票,綠色塊加淺綠色塊,約佔全體選民20%強,估計落於250多萬票,其他剩下的就是屬於中間加偏藍加偏綠的色塊,約佔全體選民的11%左右,估計約有130多萬票,這個數據阿龍是有所本的。

屬性與態度上;深藍色塊是屬於堅持支持中華民國與國民黨的群眾,深綠色塊則是堅持主張台獨建國和支持民進黨的群眾,這兩個區塊的群眾,思考行為模式完全是情感勝於理智,所以在面對這些群眾時,深藍部分你絕對不可批評馬英九和國民黨,或者這群人所支持的人物、政策…否則會引來大加撻划,相同的;深綠部份你也不可以指責陳水扁或民進黨,或者這群人所支持的人物、政策…不然會招來群起攻擊。

而深綠色塊的少數極端分子還有兩個特色,一個就是俗語所說的 : 白白布染成黑,對自己所反對的人、事…,好的都說成壞的,造謠生事,製造假消息、假圖片…來汙衊、攻擊、鬥臭對方,另外一個特色就是對自己支持的人、事…,壞的都硬ㄠ成好的,這個又以阿扁的台獨建國基金論最為經典,成為現在流行語 : 濫情與理盲的代表樣本,於是當深綠色塊這兩個特性發揮時,就會引來深藍色塊的反駁,進而惡言相向,出口成髒,互告控訴,。

藍色塊和綠色塊的屬性和態度上則是同樣支持上段所言的政黨和人物,但是會因為某個高於他們所支持者的自認理想而發生轉向投票行為,再者當你對於他們所支持者發出批判時,如果事實確實是如你所判時,這群人比較不會爭辯,沉默不言,但是照樣支持,至於淺藍色塊和淺綠色塊的投票行為游移度都高於前兩種色塊,又當你批判他們所支持者,且事實如此也重大無誤,那這兩個色塊的選民,會因而採取投票轉移行為,而大部份會選擇不投。

最後剩下的所謂中間三個色塊,雖然當中也會有差別,但是差異不是很大,嚴格來說;中間色塊最理性,但是人數最少,而且比較不會因為突發事件影響他的理性思考模式與投票行為,因為他們會仔細觀察與思考這重大事件的真實性多寡來做為行動的依據,而另外的兩個色塊是最會游移的選民,突發事件與媒體評論或施政感受,都會對他們的投票行為產生重大影響,尤其是愈接近投票日期的突發事件,最容易影響這群人的投票意向,於是也成為影響選戰勝負的關鍵因子。

兩極軸心對抗所說的則是在台灣地區選民結構三三論中的深藍和藍色塊以及深綠和綠色塊的兩極終極對抗,這兩大區塊因為國家認同完全不同,一邊堅定支持中華民國,誓死反對台獨,一邊是支持台灣獨立建國,一心想要消滅中華民國,於是從根本上的思考模式與基本行為就是處於天秤的兩端,所以就造成台灣地區現今的全面對抗、落入幾近互相毀滅的地步。

這兩個區塊的群眾人民合計共佔66.5%之多,等於有全體選民的800萬之多,再加上如果以先生影響妻子,父母影響兒女的狀況下來推算,那全台灣是處在將近800萬人對抗800萬人的狀態之下,各位看倌;這說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中華民國在台灣現在的處境是處於極端分裂的狀態之下,這樣的兩極軸心終極對抗態勢,中華民國在台灣還沒滅亡,就已經是 阿彌陀佛了 ! 還奢想進步繁榮拼過新、韓,超歐趕美?這不啻是癡人說夢!

閱讀過以上的長篇大論,於是乎又會衍生出;歸根究底要怪誰的問題,是怪藍?還是譴綠?這個一扯下去鐵定又陷入口水亂噴的境地,還好這不是阿龍最後要說的重點,阿龍最後要說的是;那麼要如何徹底解決這個兩極軸心終極對抗的態勢?有沒有可以解決這個兩級軸心終極對抗態勢的良藥?當然是有 ! 但是良藥苦於口,台灣人民願不願意服這劑處方良藥?那就不得而知,阿龍權且在此賣個關子,也做個引子,成功不必一定在我,希望可以激發各界集思廣義來討論這劑處方良藥,拯救台灣於陳疴,是則幸甚!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年底七合一选举进入倒数129天,乍看起来好像还蛮久的,约有4个多月,不过时间的脚步总是在人们不经意的间隙中倏然而过,快得让人胆战心惊,相信上了年纪的人体会最深 !

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回顾一下台湾地区的总统民选第一次选举,距今已经18年了,18年时间足够让一个出生儿壮大成人,也可以让年轻飞扬步入壮年,而壮汉陆续迈入年老,更不堪的是时光也淘尽无数风流人物。

照理说自从民国83年台北市长开始民选以来,经过这么多次各种中央、地方、首长、民代…的选举淬炼,台湾地区应该是一个可供表率与楷模的民主直选国家,但是事实上却好像不是如此,反而越选越差,每况愈下,候选人与选民素质,选战的策略方法,一样是停留在几十年前的选举模式,充满着夸大、耸动、造假、奥步、欺骗…无所不用其极 !

一切大型重要选举一律诉诸民粹,候选人无法聚焦政见,因为没人要听,媒体名嘴无法客观讨论,因为各有立场与收视利益考虑,人民无法理性投票,因为情感超越一切…每经选过一次,人民与族群间的裂痕就益形扩大,一直加剧到现在已经变成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鸿沟两边的人,凡事以意识为导向、非我意类,群起攻伐,各凭己见、感情用事,相互谩骂,俨然就像彼此有不共戴天之仇似的,于是也造成父母兄妹、反目成仇、亲朋好友,割袍断义,删好友、撤推荐…等等不理性的行为。

那么以上这些种种台湾现存让政经环境停滞不前,甚至愈加溃败的原因为何?有无彻底解决之道?阿龙今日试着以个人的观点来加以描述阐明问题的根源,至于彻底解决的方式是有的;但是都属于很极端类似外科手术的处理,是福是祸则不得而知。

依阿龙个人的观点来看,台湾没有因为民主直选获致重大利益,却反而深受其害的重要症结所在,第一个要大加批判的就是自从李登辉以降所有台湾政客人物,为了夺取个人权力与利益,不惜熏心操弄族群意识,破坏人民彼此之间良善的和谐关系,然此种状况并不是从李登辉开始,但是在李登辉手上恶化则是正论,所以阿龙称李登辉是斗争总统,在位期间无所不斗,斗林洋港、蒋纬国,再斗李焕、郝柏村,继斗宋楚瑜、连战,卸任后斗陈水扁、马英九,而斗争的手法就是操弄族群意识,割裂人民感情,获取自己权力利益。

其次是善良的人民,不俱备理性思考元素,凡事诉诸情感,所以就很容易被以意识、族群为操作手段的政客所蒙骗,而这意识、族群就好似鸦片、吗啡,一吃到就上瘾,又不具理性,无法自觉改变,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再加上物以类聚,那就不知伊于胡底,再经过几十年来的浸润熏陶,从此根深蒂固,言行举止完全背离一个正常人的范畴;缺水断电要怪政府、骂族群,老婆出墙要怪政府、骂族群,女儿被拐也要怪政府、骂族群,儿子杀人作奸犯科还是要怪政府、骂族群,自己没本领赚不到钱特要怪政府、骂族群….凡事总总,都是别人错,自己一点都没错。

最后两因继续交互相乘,直线相传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横线扩染臭味一定相投,加上不肖媒体唯恐天下不乱兴风作浪,就是因为这些因素相乘相加所产生的负面综效的缘故,数十年来造成台湾现在的惨况,型塑了台湾地区选民结构三三论的基础,进而发生了两极轴心对抗的态势,且是极端分裂的全面驱向毁灭进程,这又可从今年以来一连串的反政府活动抗争看出端倪。

台湾地区选民结构三三论的实质内涵可能是阿龙首创的观点,这个论述乃是源自于上面文章中的解说,起自于台湾数十年来的政经氛围所成就的蓝绿选民结构版块,台湾选民结构基本上可以分成三个版块,也就是亲国民党蓝色区块,亲民进党绿色区块,再加上所谓的中间选民区块。接着每个区块还可以分成三个色块,分别是深蓝、蓝、浅蓝,深绿、绿、浅绿,中间、中间偏蓝、中间偏绿,当然也可以继续依此再细分三三。

这个深蓝色块,约占全体选民的23%强,估计约莫290多万票,而深绿色块(也有人称墨绿)约占全体选民21%强,估计大约260多万票,蓝色块和浅蓝色块,约占全体选民的25%强,估计在于310多万票,绿色块加浅绿色块,约占全体选民20%强,估计落于250多万票,其他剩下的就是属于中间加偏蓝加偏绿的色块,约占全体选民的11%左右,估计约有130多万票,这个数据阿龙是有所本的。

属性与态度上;深蓝色块是属于坚持支持中华民国与国民党的群众,深绿色块则是坚持主张台独建国和支持民进党的群众,这两个区块的群众,思考行为模式完全是情感胜于理智,所以在面对这些群众时,深蓝部分你绝对不可批评马英九和国民党,或者这群人所支持的人物、政策…否则会引来大加挞划,相同的;深绿部份你也不可以指责陈水扁或民进党,或者这群人所支持的人物、政策…不然会招来群起攻击。

而深绿色块的少数极端分子还有两个特色,一个就是俗语所说的 : 白白布染成黑,对自己所反对的人、事…,好的都说成坏的,造谣生事,制造假消息、假图片…来污蔑、攻击、斗臭对方,另外一个特色就是对自己支持的人、事…,坏的都硬ㄠ成好的,这个又以阿扁的台独建国基金论最为经典,成为现在流行语 : 滥情与理盲的代表样本,于是当深绿色块这两个特性发挥时,就会引来深蓝色块的反驳,进而恶言相向,出口成脏,互告控诉,。

蓝色块和绿色块的属性和态度上则是同样支持上段所言的政党和人物,但是会因为某个高于他们所支持者的自认理想而发生转向投票行为,再者当你对于他们所支持者发出批判时,如果事实确实是如你所判时,这群人比较不会争辩,沉默不言,但是照样支持,至于浅蓝色块和浅绿色块的投票行为游移度都高于前两种色块,又当你批判他们所支持者,且事实如此也重大无误,那这两个色块的选民,会因而采取投票转移行为,而大部份会选择不投。

最后剩下的所谓中间三个色块,虽然当中也会有差别,但是差异不是很大,严格来说;中间色块最理性,但是人数最少,而且比较不会因为突发事件影响他的理性思考模式与投票行为,因为他们会仔细观察与思考这重大事件的真实性多寡来做为行动的依据,而另外的两个色块是最会游移的选民,突发事件与媒体评论或施政感受,都会对他们的投票行为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愈接近投票日期的突发事件,最容易影响这群人的投票意向,于是也成为影响选战胜负的关键因子。

两极轴心对抗所说的则是在台湾地区选民结构三三论中的深蓝和蓝色块以及深绿和绿色块的两极终极对抗,这两大区块因为国家认同完全不同,一边坚定支持中华民国,誓死反对台独,一边是支持台湾独立建国,一心想要消灭中华民国,于是从根本上的思考模式与基本行为就是处于天秤的两端,所以就造成台湾地区现今的全面对抗、落入几近互相毁灭的地步。

这两个区块的群众人民合计共占66.5%之多,等于有全体选民的800万之多,再加上如果以先生影响妻子,父母影响儿女的状况下来推算,那全台湾是处在将近800万人对抗800万人的状态之下,各位看倌;这说有多可怕,就有多可怕!中华民国在台湾现在的处境是处于极端分裂的状态之下,这样的两极轴心终极对抗态势,中华民国在台湾还没灭亡,就已经是 阿弥陀佛了 ! 还奢想进步繁荣拼过新、韩,超欧赶美?这不啻是痴人说梦!

阅读过以上的长篇大论,于是乎又会衍生出;归根究底要怪谁的问题,是怪蓝?还是谴绿?这个一扯下去铁定又陷入口水乱喷的境地,还好这不是阿龙最后要说的重点,阿龙最后要说的是;那么要如何彻底解决这个两极轴心终极对抗的态势?有没有可以解决这个两级轴心终极对抗态势的良药?当然是有 ! 但是良药苦于口,台湾人民愿不愿意服这剂处方良药?那就不得而知,阿龙权且在此卖个关子,也做个引子,成功不必一定在我,希望可以激发各界集思广义来讨论这剂处方良药,拯救台湾于陈疴,是则幸甚!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