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不偷車》偷什麼?

紫微星明

小偷不偷車》偷什麼 ?說精準一點是;偷車賊不偷車?偷什麼?以下要說的是一件真人實事,不是龍皇帝編的,只是有加水加料 :

話說老鄒是一家公司的富二代,有一天開著新買的轎車要去赴宴,臨行前老婆特別交代;不准喝酒 ! 這老鄒雖沒有懼內症,但是也蠻聽話,而當老鄒開車到了餐廳時,因為沒有車位,所以就多繞了兩圈,所幸最終在餐廳門前邊,讓他等到一個空位可以停車,於是老鄒將車停好就上了二樓赴宴。

當老鄒坐下和大夥才一開聊,這時老鄒身上的警報器響了,樓下也傳來車子防盜器的刺耳聲響,於是老鄒趕緊跑到窗邊往下一看,還好車子還在,沒有什麼狀況,老鄒心想可能是那個走路不長眼的傢伙撞到車了,於是老鄒就回到座位繼續哈拉。

但是屁股還沒坐熱,警報器又響了,這下老鄒神經就繃緊了,急忙跑下樓看個究竟;一看之下;怪了 ! 一切安好;沒事,於是老鄒又想說這車是新買的;難道警報器出廠就壞了?因此老鄒為了不再掃興,而車又停在餐廳邊邊不遠處,應該沒有小偷那麼大膽?所以就將警報器關掉,計畫趕明兒開去檢查檢查。

這次老鄒上樓時;大夥就問發生了什麼事?老鄒尷尬的哈哈乾笑兩聲說沒事、沒事..,於是大家就繼續吃喝哈拉聊天談笑,一直到宴席結束,曲終人散,各自回家,而老鄒在下樓開車時,看到車子好好的停在原位,因此更確定是車子警報器故障。

老鄒開著車回家,一路上很平順也沒有塞車,就在老鄒開著開著的當口,忽然聽到後方有警車警笛聲突然響起,老鄒從照後鏡一看,是一輛警察重型機車從後加速趕來,這時老鄒心裡ㄇㄟ了一下,慶幸有聽老婆話,不然這下就慘了!

接著警車就靠近老鄒車旁,示意老鄒路邊停靠,於是老鄒只好將車停靠在路邊,打開車窗,沒好氣的對警察說 : [阿ㄇㄡ;ㄘ ㄇㄚˋ是安ㄗㄨㄚˊ?] 這時只見警察不疾不徐的對老鄒說 : [先生;你的車牌呢?]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小偷不偷车?偷什么?说精准一点是;偷车贼不偷车?偷什么?以下要说的是一件真人实事,不是龙皇帝编的,只是有加水加料 :

话说老邹是一家公司的富二代,有一天开着新买的轿车要去赴宴,临行前老婆特别交代;不准喝酒 ! 这老邹虽没有惧内症,但是也蛮听话,而当老邹开车到了餐厅时,因为没有车位,所以就多绕了两圈,所幸最终在餐厅门前边,让他等到一个空位可以停车,于是老邹将车停好就上了二楼赴宴。

当老邹坐下和大伙才一开聊,这时老邹身上的警报器响了,楼下也传来车子防盗器的刺耳声响,于是老邹赶紧跑到窗边往下一看,还好车子还在,没有什么状况,老邹心想可能是那个走路不长眼的家伙撞到车了,于是老邹就回到座位继续哈拉。

但是屁股还没坐热,警报器又响了,这下老邹神经就绷紧了,急忙跑下楼看个究竟;一看之下;怪了 ! 一切安好;没事,于是老邹又想说这车是新买的;难道警报器出厂就坏了?因此老邹为了不再扫兴,而车又停在餐厅边边不远处,应该没有小偷那么大胆?所以就将警报器关掉,计划赶明儿开去检查检查。

这次老邹上楼时;大伙就问发生了什么事?老邹尴尬的哈哈干笑两声说没事、没事..,于是大家就继续吃喝哈拉聊天谈笑,一直到宴席结束,曲终人散,各自回家,而老邹在下楼开车时,看到车子好好的停在原位,因此更确定是车子警报器故障。

老邹开着车回家,一路上很平顺也没有塞车,就在老邹开着开着的当口,忽然听到后方有警车警笛声突然响起,老邹从照后镜一看,是一辆警察重型机车从后加速赶来,这时老邹心里ㄇㄟ了一下,庆幸有听老婆话,不然这下就惨了!

接着警车就靠近老邹车旁,示意老邹路边停靠,于是老邹只好将车停靠在路边,打开车窗,没好气的对警察说 : [阿ㄇㄡ;ㄘ ㄇㄚˋ是安ㄗㄨㄚˊ?] 这时只见警察不疾不徐的对老邹说 : [先生;你的车牌呢?]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