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富雄》参選台北市長的一不二沒有三可能

沈富雄》参選台北市長的一不二沒有三可能

沈富雄參選台北市長的議題熱度幾天來一直維持在高檔,各式各樣評論與推測充斥在各個傳播媒體上,直叫人看了眼花撩亂,而情況顯然是青菜蘿蔔各有所愛,有人說連勝文會當選,有人猜柯文哲會當選,當然也有人說沈富雄會當選,那麼究竟誰會當選坐上這屆台北市長寶座呢?答案是…票開出來才知道!

要進入今天文章主題之前,我們先來看幾個重點:

一個就是;沈富雄是屬藍的還是屬綠的?雖然現在沈富雄沒有民進黨黨籍,但是從他的言談舉止中,可以看得出來沈富雄明顯是屬於綠的,而事實上可能也沒有人認為沈富雄是屬藍的,或許有人會嚷嚷說 : 就是因為這種分藍分綠,才搞得台灣現在亂象百出,這樣嚷也有道理,但是重點是什麼?重點是不嚷的人少啊,不足以撐起半邊天,再加上你不嚷,別人要嚷啊,而最後的結果總是嚷的人獲利,不嚷的人生氣,指天罵地,怪誰?所以說你要不要嚷?

二個就是;如果單指這次沈富雄跳出來參選的事件,藍綠選民哪一邊比較腦袋清楚?觀察上是綠的選民腦袋比較清楚,因為綠的選民一向採取的是堅清壁野的立場,只要非我族類,一律不支持,更何況沈富雄是叛徒,而藍的部分則是鐵桿深藍的比較清楚,所以一定是投連勝文,剩下來的淺藍或自認為是中間偏藍的,也不能說是腦袋不清楚,只能說想的比較多,所以就會猶豫游移。

三個就是;到底台北市選民要站在怎樣一個高度上來選這次的台北市長,這不只是對參選人喜愛偏好的問題,也不是政見優劣的問題,因為在台灣的選舉,尤其是大型選舉,政見都是拿來當宣傳、當看板用的,很少選民會去思考政見的問題,除了開撒錢的政治買票會影響一部份比較下層的選民以外,否則鮮少人會去注意這個部份,那麼台北市的選民要站在怎樣的高度來選這次的台北市長,阿龍改天再來一篇專門談這個議題的文章,就算是預告吧。

那現在就讓我們來進入今天的主題,首先是沈富雄參選台北市長的[一不],這個[一不]就是沈富雄不會當選,當然這是阿龍的推測,而沈富雄想必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他的這次參選基本上是不會吃到什麼虧,選上就賺到了,選輸也沒壞處,然而阿龍為什麼會這樣推測呢?

基本上阿龍是有所本的,我們來看過去的兩次阿扁得利的例子,基本上是有一個前提,這個前提就是在擁有一定基本盤的狀況下獲利,也就是說在對決的三方態勢之下,阿扁這邊綠的基本盤是鞏固的,而另外兩方則是在搶它們原有的基本盤和上面說的自認是淺藍或是中間偏藍的還有中間選票,所以票源就分裂了,於是阿扁得利。

相對於這次選舉來說,柯文哲雖是以無黨籍名義參選,但是有人會不清楚的認為他真是無黨藉?如果真是;民進黨為什麼願意禮讓他?而經由民進黨禮讓及合作,變為唯一對抗國民黨的候選人,這不全盤接收了綠營的選票?於是柯文哲也像阿扁一樣有一定程度的盤面,反觀沈富雄他的處境,老實說是比當初的趙少康和宋楚瑜還弱勢不知多少,各位看倌,這樣沈富雄選得上嗎?反而是幫助柯文哲當選的機率提高。

再來沈富雄參選台北市長的[二沒有]是什麼?這個二沒有就是;沈富雄一沒有能力吸引深藍的選票,二沒有辦法獲取綠營的選票,所以他沒有堅固的基本盤支撐他當選,只能靠不想投連勝文但有投票意願的;自認是淺藍或是中間偏藍的還有空氣中間選票,但是這些票不足以讓他當選,沈富雄不是笨蛋,他也不是不知道,既然如果沈富雄也知道自己不會當選,那他為什麼要跳下來淌這混水?那所為何事?

接著沈富雄參選台北市長的[三可能]是什麼?;這三可能就是;一個可能是沈富雄是選真的,因為他跳下來如上說,是不會吃到什麼虧,選上就賺到了,選輸也沒壞處,這個可能如上所言利於柯文哲。

二個可能是如阿龍前一篇文章[沈富雄想要輔選連勝文當第二個蔡正元?]所說的,這個可能應該是利於連勝文。

三個可能就是;沈富雄把參選台北市長當作一個籌碼,因為他參選所能帶給連勝文和柯文哲的變數會影響他們兩個人誰會當選,所以他就變成舉足輕重的槓桿人物,這樣一來;就可能有人會來和他談判,用某些條件交換他退選,或者侯而不選、甚至學王建煊來個臨門一腳,這個可能有利於具備可提供優渥籌碼談判的一方。

以上就是阿龍對今日主題[沈富雄參選台北市長的一不二沒有三可能]所做的推測說明。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沈富雄参选台北市长的议题热度几天来一直维持在高档,各式各样评论与推测充斥在各个传播媒体上,直叫人看了眼花撩乱,而情况显然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有人说连胜文会当选,有人猜柯文哲会当选,当然也有人说沈富雄会当选,那么究竟谁会当选坐上这届台北市长宝座呢?答案是票开出来才知道!

要进入今天文章主题之前,我们先来看几个重点:

一个就是;沈富雄是属蓝的还是属绿的?虽然现在沈富雄没有民进党党籍,但是从他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得出来沈富雄明显是属于绿的,而事实上可能也没有人认为沈富雄是属蓝的,或许有人会嚷嚷说 : 就是因为这种分蓝分绿,才搞得台湾现在乱象百出,这样嚷也有道理,但是重点是什么?重点是不嚷的人少啊,不足以撑起半边天,再加上你不嚷,别人要嚷啊,而最后的结果总是嚷的人获利,不嚷的人生气,指天骂地,怪谁?所以说你要不要嚷?

二个就是;如果单指这次沈富雄跳出来参选的事件,蓝绿选民哪一边比较脑袋清楚?观察上是绿的选民脑袋比较清楚,因为绿的选民一向采取的是坚清壁野的立场,只要非我族类,一律不支持,更何况沈富雄是叛徒,而蓝的部分则是铁杆深蓝的比较清楚,所以一定是投连胜文,剩下来的浅蓝或自认为是中间偏蓝的,也不能说是脑袋不清楚,只能说想的比较多,所以就会犹豫游移。

三个就是;到底台北市选民要站在怎样一个高度上来选这次的台北市长,这不只是对参选人喜爱偏好的问题,也不是政见优劣的问题,因为在台湾的选举,尤其是大型选举,政见都是拿来当宣传、当广告牌用的,很少选民会去思考政见的问题,除了开撒钱的政治买票会影响一部份比较下层的选民以外,否则鲜少人会去注意这个部份,那么台北市的选民要站在怎样的高度来选这次的台北市长,阿龙改天再来一篇专门谈这个议题的文章,就算是预告吧。

那现在就让我们来进入今天的主题,首先是沈富雄参选台北市长的[一不],这个[一不]就是沈富雄不会当选,当然这是阿龙的推测,而沈富雄想必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他的这次参选基本上是不会吃到什么亏,选上就赚到了,选输也没坏处,然而阿龙为什么会这样推测呢?

基本上阿龙是有所本的,我们来看过去的两次阿扁得利的例子,基本上是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在拥有一定基本盘的状况下获利,也就是说在对决的三方态势之下,阿扁这边绿的基本盘是巩固的,而另外两方则是在抢它们原有的基本盘和上面说的自认是浅蓝或是中间偏蓝的还有中间选票,所以票源就分裂了,于是阿扁得利。

相对于这次选举来说,柯文哲虽是以无党籍名义参选,但是有人会不清楚的认为他真是无党藉?如果真是;民进党为什么愿意礼让他?而经由民进党礼让及合作,变为唯一对抗国民党的候选人,这不全盘接收了绿营的选票?于是柯文哲也像阿扁一样有一定程度的盘面,反观沈富雄他的处境,老实说是比当初的赵少康和宋楚瑜还弱势不知多少,各位看倌,这样沈富雄选得上吗?反而是帮助柯文哲当选的机率提高。

再来沈富雄参选台北市长的[二没有]是什么?这个二没有就是;沈富雄一没有能力吸引深蓝的选票,二没有办法获取绿营的选票,所以他没有坚固的基本盘支撑他当选,只能靠不想投连胜文但有投票意愿的;自认是浅蓝或是中间偏蓝的还有空气中间选票,但是这些票不足以让他当选,沈富雄不是笨蛋,他也不是不知道,既然如果沈富雄也知道自己不会当选,那他为什么要跳下来淌这混水?那所为何事?

接着沈富雄参选台北市长的[三可能]是什么?;这三可能就是;一个可能是沈富雄是选真的,因为他跳下来如上说,是不会吃到什么亏,选上就赚到了,选输也没坏处,这个可能如上所言利于柯文哲。

二个可能是如阿龙前一篇文章[沈富雄想要辅选连胜文当第二个蔡正元?]所说的,这个可能应该是利于连胜文。

三个可能就是;沈富雄把参选台北市长当作一个筹码,因为他参选所能带给连胜文和柯文哲的变量会影响他们两个人谁会当选,所以他就变成举足轻重的杠杆人物,这样一来;就可能有人会来和他谈判,用某些条件交换他退选,或者侯而不选、甚至学王建煊来个临门一脚,这个可能有利于具备可提供优渥筹码谈判的一方。

以上就是阿龙对今日主题[沈富雄参选台北市长的一不二没有三可能]所做的推测说明。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