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聖人自知》知不知道自己就是紫薇聖人

紫薇聖人自知》知不知道自己就是紫薇聖人

{紫薇聖人}知不知道自己就是{紫薇聖人}?這個問題要從幾個面向來談,而且順便可以驗證一下現在浮出檯面自稱是{紫薇聖人}的傢伙真實性。

首先我們先從這{紫薇聖人}的熱度來探討,這個聖人議題倒底有多少人在關注?事實上這個議題只存在所謂的大中華圈子裡,出了這個圈子,沒有人會注意,再來這個議題關注範圍熱度依序是大陸、台灣、香港、澳門,但是真的實際狀況,嚴格說起來;也只有大陸稍為還算得上稱說熱度的邊,還不算是真正的熱,至於港、澳是少之又少,台灣也少得可憐。

大陸則是幾個論壇、吧上有幾個主題在討論這個議題,而這個議題在有些論壇上還是很敏感的,不給說,動輒刪帖,還高喊討論這個議題的是邪教,可見這個議題的可見度是被限縮的,所以依比率而言,這在大陸全區域來說是非常小的一塊,知道這個議題的人不多。

再來預言這種東西是屬於較冷僻也偏門的區塊,如果不是對這個區塊有興趣的人基本上是不會來接觸、閱讀、探討、解說,那就更不要說是眾多預言中一小塊的紫薇聖人部份,所以經由預言這個管道來接觸到這個議題,也是非常稀少。

而真實存在檯面上討論這個議題的群眾,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自認自己的教派領導人,前有法輪功的李洪志,現在又有清海派的無頭師,或者自認自己是,而來宣揚和吆喝這個議題,剩下的純粹是興趣使然,就像我們一樣,而我們對這個議題有興趣,只是偶然接觸到這個議題,而且有突破一般現在談論這個議題的心得與發現,所以才來談論,也自許我們可以成為現在討論這個議題最專業也最實在的網站,沒有瞎說胡編,也沒有牽強附會,就是[實在]這兩個字。

基於上面的解說,我們可以了解,知道這個紫薇聖人議題的人非常少,就算是知道也很少有人會來關注,所以假設真的有這個聖人存在,依比率而言,這個所謂的{紫薇聖人}知道自己是聖人的機率也是非常小,幾乎可以說是將近百分之百不知道,剩下的百分之0.000幾的機率,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剛好這個聖人,他有天眼神通,然後他看到未來這個預言中的聖人就是他自己。

我們這樣的解說基本上算是合理的,而這個算是合理的解說,又正好拆破了這些自稱是聖人的假面具,讓他們變成自己穿上自己設計的新衣,光溜溜的出現在眾人眼目之下,又被毫無遮掩的對他們指指點點哈哈大笑起來,說真格的;我們有時也認為這些傢伙真的是很可憐!是不是哪裡有些不對勁?是不是需要找醫生檢查檢查?做個診斷處置?當然通常有問題的人是不會自認自己有問題,所以就一直不對勁下去,繼續被嘲笑。


{紫薇圣人}知不知道自己就是{紫薇圣人}?这个问题要从几个面向来谈,而且顺便可以验证一下现在浮出台面自称是{紫薇圣人}的家伙真实性。

首先我们先从这{紫薇圣人}的热度来探讨,这个圣人议题倒底有多少人在关注?事实上这个议题只存在所谓的大中华圈子里,出了这个圈子,没有人会注意,再来这个议题关注范围热度依序是大陆、台湾、香港、澳门,但是真的实际状况,严格说起来;也只有大陆稍为还算得上称说热度的边,还不算是真正的热,至于港、澳是少之又少,台湾也少得可怜。

大陆则是几个论坛、吧上有几个主题在讨论这个议题,而这个议题在有些论坛上还是很敏感的,不给说,动辄删帖,还高喊讨论这个议题的是邪教,可见这个议题的可见度是被限缩的,所以依比率而言,这在大陆全区域来说是非常小的一块,知道这个议题的人不多。

再来预言这种东西是属于较冷僻也偏门的区块,如果不是对这个区块有兴趣的人基本上是不会来接触、阅读、探讨、解说,那就更不要说是众多预言中一小块的紫薇圣人部份,所以经由预言这个管道来接触到这个议题,也是非常稀少。

而真实存在台面上讨论这个议题的群众,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自认自己的教派领导人,前有法轮功的李洪志,现在又有清海派的无头师,或者自认自己是,而来宣扬和吆喝这个议题,剩下的纯粹是兴趣使然,就像我们一样,而我们对这个议题有兴趣,只是偶然接触到这个议题,而且有突破一般现在谈论这个议题的心得与发现,所以才来谈论,也自许我们可以成为现在讨论这个议题最专业也最实在的网站,没有瞎说胡编,也没有牵强附会,就是[实在]这两个字。

基于上面的解说,我们可以了解,知道这个紫薇圣人议题的人非常少,就算是知道也很少有人会来关注,所以假设真的有这个圣人存在,依比率而言,这个所谓的{紫薇圣人}知道自己是圣人的机率也是非常小,几乎可以说是将近百分之百不知道,剩下的百分之0.000几的机率,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刚好这个圣人,他有天眼神通,然后他看到未来这个预言中的圣人就是他自己。

我们这样的解说基本上算是合理的,而这个算是合理的解说,又正好拆破了这些自称是圣人的假面具,让他们变成自己穿上自己设计的新衣,光溜溜的出现在众人眼目之下,又被毫无遮掩的对他们指指点点哈哈大笑起来,说真格的;我们有时也认为这些家伙真的是很可怜!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劲?是不是需要找医生检查检查?做个诊断处置?当然通常有问题的人是不会自认自己有问题,所以就一直不对劲下去,继续被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