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 聖人者 》不會滿街敲鑼打鼓窮嚷嚷

紫薇 聖人者 》不會滿街敲鑼打鼓窮嚷嚷

現在浮在檯面上自己說自己是紫薇聖人的咖肖,依常理來判斷,十個十個是假的,為什麼?因為這些貨色,一點基本的智慧都缺乏,一個連最基本道理都不懂的人,你說他怎麼會有智慧和能力來當紫薇聖人?這聖人是要來造福人群,沒有智慧就沒有眼界,沒有能力就無法治國,而最基本首要想當聖人的先決條件就是要符合這個[聖]字,大家如果不幸看到那些冒充的傢伙言行舉止,你就會吐血!

滿嘴胡說八道,網路上交流留言,像個地痞無賴,別人只要提出反對意見,駁斥他到無法言語時,就會語出謾罵出口成髒,進而詛咒人家,一點因果報應都不知道,也不怕,殊不知詛咒人家如何如何…就是詛咒自己會如何如何…當然如果有人這樣詛咒我們,一來我們會很高興,為什麼?因為如果我們有這些會如何如何…的壞事,那麼這樣就消業障,就沒有了,二來,也會對這些詛咒的人感到可憐,又為什麼?因為如果我們原有,那這樣一詛咒;就轉到那些詛咒我們人的身上,如果我們沒有;那這一詛咒就是新的壞事,那麼就是這些詛咒的人自己造的業,當然就自己擔,所以很可憐!

紫薇 聖人者

紫薇 聖人者

真正紫薇聖人不會滿街敲鑼打鼓,為什麼?我們現在來看,這紫薇聖人是中國獨有的預言產製人物,以後要出來當國家級的領導人,在大陸稱為主席,在台灣稱為總統,看起來也像是一個將來要統治兩岸四地的人物,但是不管這號人物是在大陸或台灣甚至港澳,想要當上這個國家領導人位置,那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有多少人在爭奪、覬覦…這個至高的領袖地位,所以如果已經有些氣候,浮出政壇檯面的人,這麼一吆喝,不是將自己置於對手攻擊險地?不成器候的;這樣么喝,一來沒人信,只會是一個笑話,如果人家真信,那遭遇不測的機率是高過於成氣候的不知多少倍。

所以我們說這些浮出檯面自稱自己是聖人的咖沒有智慧,連這麼簡單基本的道理都不懂,還能指望他治國?我們看連自家事都常常在砸鍋,其次;沒有人知道他自己是不是這號人物,如果經由各家預言來解說自己是,那麼我們保證,每個人都有辦法將這個預言解說成是自己,所以會有NxNxNx…個聖人。

就算這個人他具有天眼神通,可以知道他就是,也不會滿街敲鑼打鼓窮吆喝,早就默默辦事,招兵馬、廣籌糧,不敢張揚,生怕稍有風吹草動會壞了大事,那有像這些到處嚷嚷的傢伙這些拉雞屎的動作,所以我們說真正紫薇聖人不會滿街敲鑼打鼓窮嚷嚷!


现在浮在台面上自己说自己是紫薇圣人的咖肖,依常理来判断,十个十个是假的,为什么?因为这些货色,一点基本的智慧都缺乏,一个连最基本道理都不懂的人,你说他怎么会有智慧和能力来当紫薇圣人?这圣人是要来造福人群,没有智慧就没有眼界,没有能力就无法治国,而最基本首要想当圣人的先决条件就是要符合这个[圣]字,大家如果不幸看到那些冒充的家伙言行举止,你就会吐血!

满嘴胡说八道,网络上交流留言,像个地痞无赖,别人只要提出反对意见,驳斥他到无法言语时,就会语出谩骂出口成脏,进而诅咒人家,一点因果报应都不知道,也不怕,殊不知诅咒人家如何如何…就是诅咒自己会如何如何…当然如果有人这样诅咒我们,一来我们会很高兴,为什么?因为如果我们有这些会如何如何…的坏事,那么这样就消业障,就没有了,二来,也会对这些诅咒的人感到可怜,又为什么?因为如果我们原有,那这样一诅咒;就转到那些诅咒我们人的身上,如果我们没有;那这一诅咒就是新的坏事,那么就是这些诅咒的人自己造的业,当然就自己担,所以很可怜!

真正紫薇圣人不会满街敲锣打鼓,为什么?我们现在来看,这紫薇圣人是中国独有的预言产制人物,以后要出来当国家级的领导人,在大陆称为主席,在台湾称为总统,看起来也像是一个将来要统治两岸四地的人物,但是不管这号人物是在大陆或台湾甚至港澳,想要当上这个国家领导人位置,那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有多少人在争夺、觊觎…这个至高的领袖地位,所以如果已经有些气候,浮出政坛台面的人,这么一吆喝,不是将自己置于对手攻击险地?不成器候的;这样么喝,一来没人信,只会是一个笑话,如果人家真信,那遭遇不测的机率是高过于成气候的不知多少倍。

所以我们说这些浮出台面自称自己是圣人的咖没有智慧,连这么简单基本的道理都不懂,还能指望他治国?我们看连自家事都常常在砸锅,其次;没有人知道他自己是不是这号人物,如果经由各家预言来解说自己是,那么我们保证,每个人都有办法将这个预言解说成是自己,所以会有NxNxNx…个圣人。

就算这个人他具有天眼神通,可以知道他就是,也不会满街敲锣打鼓穷吆喝,早就默默办事,招兵马、广筹粮,不敢张扬,生怕稍有风吹草动会坏了大事,那有像这些到处嚷嚷的家伙这些拉鸡屎的动作,所以我们说真正紫薇圣人不会满街敲锣打鼓穷嚷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