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 聖人 》預言時空環境背景

紫薇 聖人 》預言時空環境背景

我們對所有預言以及相關紫薇聖人預言,始終抱著兩個基本原則來看待,一個是對於已經經過歷史事蹟驗證過的預言,諸如推背圖、諸葛武侯百年乩,我們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一個是沒有經過歷史驗證過的其他預言,我們是抱著姑妄聽之的態度來面對,至於出處有很大疑問的預言,譬如預言是最近年代才出現,卻寫著上千數百年前的預言,像這一類的預言我們就笑而觀之。

第二個原則就是;預言是寫著日後即將實現的事情,那麼這個未來的事件會不會發生?沒有人知道,只有等到水落石出那天,真相才會大白,所以我們同樣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時時關注。

或許有人會問說;幹嘛要注意這些不知是真是假的預言、知道或不知道又能怎樣…諸如此類的問題,我們曾經提及注意紫薇聖人預言,一是興趣,二是我們有找到一些蛛絲馬跡,所以才會特別關注,然真正會注意到有經過歷史驗證過預言的人,這一類人倘若再多花些心思思考,那麼出類拔萃、成就非凡的機率會大過一般人,譬如[提鞋去!],這一段話我們是有深意的,不能明說,只能意會。

紫薇 聖人

話說這紫薇聖人預言時空環境背景要從兩個面向來談;一個是預言者本身和我們現在身處時空環境的對照,一個是預言的時空環境背景。

紫薇 聖人

我們都知道這預言的作者都是上千數百年前的人物,他們當時處在君王帝制的體制之下,所以他們的思維沒有人民為主的觀念,更別說選舉制度,因次他們的預言中評斷一個君王的標準是以這君王所創建的豐功偉業達到某種程度,至於這過程發生了多少慘絕人寰的事件,犧牲多少無辜生命,都不在這些預言家的考量之下,因為在當時的時空環境背景中,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一將要功成,焉能萬骨不枯?

換句或說;我們不要用現在的眼光來看待當時所預言的時空背景,簡而言之就是這些預言家,如果預言到秦始皇,那麼著眼點可能會是在秦始皇是一個聖王明君,因為他統一了當時的中國,但是我們依現在的觀點可能就不這麼認為。再將這個模式套用在現代,老蔣、老毛、小蔣、小鄧、習大…也是同樣的道理,所以不要用現代的時空環境背景來看待當時預言家在他們那個時代所寫下預言所使用的遣詞用字,重點要回歸預言本身在說些什麼?

預言的時空環境背景是解讀預言一項很重要的關鍵因素,舉凡任何預言都是依據時間順序寫下來,黃、唐、虞、夏、商、周、秦、漢、魏、晉、宋、齊、梁、陳、隋、唐、梁、唐、晉、漢、周、宋、元、明、清、中華….這是鐵律,不會有這一則預言寫漢朝,下一則預言寫元朝,接著下一則預言跳回去寫唐朝,如果是這樣不依時間順序模式寫預言,那這預言除了預言家本身和鬼神或有神通的人看得懂以外,沒有一個人可以解得開這預言,那這預言就一點意義和作用都沒有,有了這一層認知,那由此就可以讓大家獲得一些閱讀現在一些解讀預言的人可信不可信的基本所在。

俗語有一句話就做誤把馮京當馬涼,這也是張冠李戴,我們可以看到坊間有很多解讀預言的都是這樣,不是同一預言時間錯置,拿前面相隔很久的預言來搭現在時序的預言,就是將不同預言,東拉一句,西湊一句,摻合混搭在一塊解說,至於這東拉西扯的預言是不是同一個時序,就全然不管,那這樣的狀況解說之下的預言,可信度當然是很低的,所以當大家看到類似這樣情形所解說的預言,那麼看看就好,不要太認真,否則就累了!

最後我們在來說一個解讀預言的有趣現象,這個現象只有台灣有,別處沒有,也就是說這是台灣獨特環境之下所產生的解讀預言模式,什麼模式?就是政治模式,也可稱為統獨模式、台獨模式,顧名思義就可以知道,這類解讀預言都是將結果導向有利於自己一方所屬的政治意識。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將推背圖第40象解說為蔡英文會當選2016台灣地區總統,進而建立台灣國,中華民國滅亡,從此台灣和中國徹低分離,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當我們看到這樣的解讀時,差點笑出來,但是又不能說這樣解讀是錯的,因為依現在台灣2016的趨勢,蔡英文是有很大的機會,那當選後會不會走向台灣獨立?機率也是有的,因為蔡英文本身就是台獨主義者,至於會不會從此過著美滿幸福的日子就不知道。

然我們無法說這樣台獨意識所解讀下的推背圖40象是錯的,最主要原因就要回歸到我們上面第二個原則說的;[預言是寫著日後即將實現的事情,那麼這個未來的事件會不會發生?沒有人知道,只有等到水落石出那天,真相才會大白],所以我們無法說這樣的解讀是錯的,如果依我們對這樣解說的看法;那是不是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是有著疑問的。


我们对所有预言以及相关紫薇圣人预言,始终抱着两个基本原则来看待,一个是对于已经经过历史事迹验证过的预言,诸如推背图、诸葛武侯百年乩,我们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个是没有经过历史验证过的其他预言,我们是抱着姑妄听之的态度来面对,至于出处有很大疑问的预言,譬如预言是最近年代才出现,却写着上千数百年前的预言,像这一类的预言我们就笑而观之。

第二个原则就是;预言是写着日后即将实现的事情,那么这个未来的事件会不会发生?没有人知道,只有等到水落石出那天,真相才会大白,所以我们同样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时时关注。

或许有人会问说;干嘛要注意这些不知是真是假的预言、知道或不知道又能怎样…诸如此类的问题,我们曾经提及注意紫薇圣人预言,一是兴趣,二是我们有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所以才会特别关注,然真正会注意到有经过历史验证过预言的人,这一类人倘若再多花些心痒痒考,那么出类拔萃、成就非凡的机率会大过一般人,譬如[提鞋去!],这一段话我们是有深意的,不能明说,只能意会。

话说这紫薇圣人预言时空环境背景要从两个面向来谈;一个是预言者本身和我们现在身处时空环境的对照,一个是预言的时空环境背景。

我们都知道这预言的作者都是上千数百年前的人物,他们当时处在君王帝制的体制之下,所以他们的思维没有人民为主的观念,更别说选举制度,因次他们的预言中评断一个君王的标准是以这君王所创建的丰功伟业达到某种程度,至于这过程发生了多少惨绝人寰的事件,牺牲多少无辜生命,都不在这些预言家的考虑之下,因为在当时的时空环境背景中,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一将要功成,焉能万骨不枯?

换句或说;我们不要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待当时所预言的时空背景,简而言之就是这些预言家,如果预言到秦始皇,那么着眼点可能会是在秦始皇是一个圣王明君,因为他统一了当时的中国,但是我们依现在的观点可能就不这么认为。再将这个模式套用在现代,老蒋、老毛、小蒋、小邓、习大…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不要用现代的时空环境背景来看待当时预言家在他们那个时代所写下预言所使用的遣词用字,重点要回归预言本身在说些什么?

预言的时空环境背景是解读预言一项很重要的关键因素,举凡任何预言都是依据时间顺序写下来,黄、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梁、唐、晋、汉、周、宋、元、明、清、中华….这是铁律,不会有这一则预言写汉朝,下一则预言写元朝,接着下一则预言跳回去写唐朝,如果是这样不依时间顺序模式写预言,那这预言除了预言家本身和鬼神或有神通的人看得懂以外,没有一个人可以解得开这预言,那这预言就一点意义和作用都没有,有了这一层认知,那由此就可以让大家获得一些阅读现在一些解读预言的人可信不可信的基本所在。

俗语有一句话就做误把冯京当马凉,这也是张冠李戴,我们可以看到坊间有很多解读预言的都是这样,不是同一预言时间错置,拿前面相隔很久的预言来搭现在时序的预言,就是将不同预言,东拉一句,西凑一句,掺合混搭在一块解说,至于这东拉西扯的预言是不是同一个时序,就全然不管,那这样的状况解说之下的预言,可信度当然是很低的,所以当大家看到类似这样情形所解说的预言,那么看看就好,不要太认真,否则就累了!

最后我们在来说一个解读预言的有趣现象,这个现象只有台湾有,别处没有,也就是说这是台湾独特环境之下所产生的解读预言模式,什么模式?就是政治模式,也可称为统独模式、台独模式,顾名思义就可以知道,这类解读预言都是将结果导向有利于自己一方所属的政治意识。

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将推背图第40象解说为蔡英文会当选2016台湾地区总统,进而建立台湾国,中华民国灭亡,从此台湾和中国彻低分离,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当我们看到这样的解读时,差点笑出来,但是又不能说这样解读是错的,因为依现在台湾2016的趋势,蔡英文是有很大的机会,那当选后会不会走向台湾独立?机率也是有的,因为蔡英文本身就是台独主义者,至于会不会从此过着美满幸福的日子就不知道。

然我们无法说这样台独意识所解读下的推背图40象是错的,最主要原因就要回归到我们上面第二个原则说的;[预言是写着日后即将实现的事情,那么这个未来的事件会不会发生?没有人知道,只有等到水落石出那天,真相才会大白],所以我们无法说这样的解读是错的,如果依我们对这样解说的看法;那是不是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是有着疑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