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博士學歷風波》蔡想想提告賀德芬、林環牆 是演哪齣戲?

網友請勿從文字字詞中來猜測紫微君和本站屬性是藍?還是綠…這很無聊 ! 台灣現有政治狂犬病,談人事都先把顏色擺上,對上了就心花怒放,稱爺爺呼奶奶的,當起金孫來了 ! 沒對上就狂咬亂吠 ! 牙齒故障酸啊酸的…少年ㄟ要去看獸醫、牙科喔 ! 紫微君和本站有色盲;看不到綠也看不到藍…只能看到黑白 ! 還特別分明 !

蔡英文博士學歷風波遭賀德芬踢爆博士學位是假的,而且還舉了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UNC Charlotte)經濟學系美籍教授Hwan C. Lin(林環牆)對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真假問題進行了獨立調查佐證,然後蔡想想就對賀女還有林仔提告了,寫到這就想到;許淑華對陳菊提告的金典名句:記得用自己的錢打官司!這一回應真是命中要害!還超爆笑!那蔡想想是不是用自己的錢提告?如果用公帑那會不會有法律問題?

蔡英文博士學歷風波》蔡想想提告賀德芬、林環牆

這一個博士學位問題,延燒了好幾個月,近日變蠻熱門的,加上蔡想想提告就變熱搜了!這蔡想想對這件假學位指控反應真是蠻奇怪的?這可能讓很多拿過博士學位的人臉上額頭好幾條線,就連陳水扁仔都提出質疑;秀出博士學位證書、論文…作證明不就解決了?但是蔡想想心裡有鬼嗎?今天文章的重點在文末,首先將賀女記者會和林仔調查網路資料貼上:

蔡英文博士學歷風波》蔡想想提告賀德芬、林環牆

賀德芬林環牆記者會資料

台大法律系名譽教授賀德芬今(29)日召開記者會,公布在美國UNC Charlotte經濟學系任教的台裔教授Hwan C. Lin(林環牆)針對蔡英文總統LSE(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論文學位所做的「獨立調查報告:蔡英文博士論文與證書的真偽」,她質疑蔡英文總統並沒有在35年前、1984年取得LSE博士學位,要求蔡英文在一星期內回覆三大疑點,並要求司法單位、監察院介入調查,若她指控屬實,要撤銷蔡英文的教授資格,並追回30多年來的教授薪資,如果不是,「我這票一定給她」。

賀德芬首先感謝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讓黃受委屈了,她是基於彼此的信任,因這麼重要的事,她很看重黄國昌,只想請他借立法院場地,她確實沒有跟黃國昌的助理說要做什麼,但希望黃不要急著切割,不要切割真相,人民有權提出質疑,在立法院召開才能理直氣壯,因為立法院是人民的殿堂。

她說明,林環牆所做的獨立調查報告,是他親自到倫敦LSE圖書館待了一星期,一頁一頁的翻閱蔡英文6月28日送進去的論文,字字都可考驗。

賀德芬表示,她心情非常沈痛,從合理懷疑國家元首的誠信到今天,可以合理推論,蔡英文35年來都是一路作假,這是非常不光榮的事,所以暫時不敢請國際記者,因為這是家醜,我們自己先解決,她不希望變成國際醜聞,但Hwan C. Lin一直和LSE聯繫中,不是她要將此事擴張,希望能得到合理的回覆。

賀德芬強調,她從未出任官職,今天也只是陽春的退休教授,和任何政黨沒有連繫、牽連,公布這份報告,完全是站在學術立場,為維護學術最基本的尊嚴、國家法制,完全無關選舉、政治,每位選舉候選人都應嚴格監督,她只求一個真實。

她說,蔡英文的博士論文沒有經過正式的博士考試、正式由學校授予證書,這是經過查證的,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人民只要對她某些言行、舉止、人品有合理懷疑,都有權利提出質疑,一個正當的政治人物應該立刻回應。

賀德芬指出,蔡英文2016年參選總統,國民黨就提出質疑,蔡英文也沒有把她的論文、證書呈現給國人看,如果當時回覆了,今天就不需要勞師動眾、彼此互相猜疑、辱罵、仇視,這不是國家元首該做的事,應該坦蕩蕩的站出來說清楚。

賀德芬說,她不可能有百分百的證據,只能合理的懷疑,「我不可能到她的閨房去偷出論文來」,更不可能找出蔡的證書來,所有的東西都在蔡的手上,蔡只要拿出來就好了,就可解決社會的紛爭,也為自己的人品立下保證。

賀德芬說明,蔡英文是1981年到倫敦政經學院,1983年念完,蔡說她1984年就拿到學位,但蔡在1983年已經在政大法學論評發表文章,文章上已署名倫敦LSE法學博士,1983年蔡已經開始在用這個頭銜,但從那之後,不管是大英圖書館、LSE總圖書館或是法學研究中心,任何圖書館找不到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完全沒有文本,這是正常人都可以提出懷疑,因為太不正常了。

她說,1984年有107位得到LSE法學博士,其中只有一位因故被撤回學位,其他106位,除了蔡英文外,每個人都有論文的文本在圖書館,再查系統目錄,都是被限制不能看;一直到今年,LSE圖書館主管來信說,從來沒有收過、看過蔡英文的任何論文。

賀德芬表示,今年6月蔡英文傳真了一份文本給LSE圖書館,這份論文有非常多的瑕疵,連倫敦政經學院的校名都沒寫完全,論文格式和1984年拿到博士學位者的格式也完全不一致,且內容是用影印的,還出現影印的黑邊,就像是坊間影印店裝訂的版本,只有前言是新打字上去的,甚至在中間還用鉛筆改錯字,最不可思議的是,這本論文有6頁遺失了,這樣的論文,世界屬一屬二的大學可能頒授博士學位嗎?

其次,她說,蔡英文從來沒有透露指導教授是誰?那位先生其實只是個學士,是一個寫雜文的記者,LSE可以讓一個學士去做為博士學位的指導教授嗎?LSE會冒這樣的風險嗎?這個人也從來沒有出現過,是因為大家追問,才出現他的名字,他在2年前過世了,由一個學士來指導博士?這些事即使在四流、五流學校都不可能發生。

賀德芬強調,博士學位在第一頁一定有所有參與評審論文的教授簽名,這一定要附在論文上的,但從來沒看到有其他教授的簽名,但蔡英文的自傳中提到,她的論文優秀到教授為她開會2小時,不好意思給她2個學位,最後給她1個半,這在學術界從來沒聽說過,學位可以給1個半的?蔡總統居然可以說得出口?

賀德芬批評,一些學術界大老脆弱到要吃「芒果乾」,盲目的維護一位說謊、欺騙了35年的「刑事犯」,用假的博士證書,28歲可以到政大擔任客座教授,甚至代表國家去做貿易談判,當年李慶安立委因為有美國國籍,被追繳立委薪水,而蔡英文35年前用假的證書做了副教授,我們還能容忍、包庇嗎?尤其是學界的人,學術最起碼的尊嚴都被踐踏到一文不值。

此外,在學位證書方面,她問,正常人會把證書拋掉、忘掉嗎?「大樓不是自己買的都可以忘掉」;她提到,Hwan C. Lin到LSE時被安排在管理員面前翻閱論文,不准坐太遠,要一直看著他,不准抄、copy、照相,他只能一頁一頁的翻

賀德芬表示,《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前會長李中志教授在臉書PO出一個用塑膠袋裝的、很簡陋的蔡英文政經學院博士證書,後來查證,論文上的簽字,不是1984年蔡英文畢業時副校長的簽字,而是2012年副校長的簽名,經詢問論文製作中心主任,博士證書遺失,經法定程序、有一定的理由是可以補發,但補發要跟原本一模一樣,包括原來的日期、簽名,後來LSE有人出來回答、掩飾的,都是LSE的公關人員,不是學術單位。

賀德芬質疑,教育部跟高教司長,都要接受監察院調查,用國家機器來幫助欺騙國人,共同偽造論文跟證書,李中志、王定宇立委都在臉書罵人,坦護蔡英文論文是真實的,也要負法律責任;她說,她已經寫信給蔡英文,要求在1星期內回覆三大疑點,包括當年被政大聘請擔任副教授的原始論文影本,在2015年向倫敦大學的學位證書產製室申請補發的補發申請書,以及當年博士論文的口試通過原始憑證,應有口試委員的簽名。

另外一個相關事件是:

蔡英文升等會議列最高機密

不過陳學聖說,蔡英文的升等審查會議卻被列為最高等級機密,「有生之年幾乎不可能解密」,為何一個升等資格審查會議會被列為最高機密,陳將在立院下個會期開始後質問教育部,要求教育部說明清楚。不過教育部有提出說明

這真是一連串的怪,想不通為什麼一件如此簡單就可證明的事,既然可以搞到這樣複雜的情況?這不是像上面記者會質疑的原因就是另有目的,那這要怎麼推論推演呢?

三個情境推論推演

首先先來說這另有目的;蔡想想真的有博士學位和論文,但是故意讓這個話題延燒,所以不拿出來,等到一直燒到大選前某一個時間,再將這博士學位和論文拋出來反將一軍,這時就很有戲!高潮了!蔡想想會得到很多同情票,這有一點兩顆子彈的味道。

其次如這一段所言,紅字標示重點:

她說明,林環牆所做的獨立調查報告,是他親自到倫敦LSE圖書館待了一星期,一頁一頁的翻閱蔡英文6月28日送進去的論文,字字都可考驗。

以提告時間來換取空間,一來可能用本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做說詞讓議題熱度暫歇,然後拖過大選就頭過身也過,二來可能同樣再送進去一本重製過的一模一樣論文,這次要製作的無懈可擊,那要怎樣才可以製作的如真?當然手上必須有一本同學校的博士證書、博士論文做範本泡製一下,想必要取得這樣的範本很容易,說到這又想到一位年輕黨工好像也是就讀LSE獲得碩士學位,同樣等到一直燒到大選前某一個時間,再將這博士學位和論文拋出來反將一軍,這時同樣很有戲!高潮了!。

最後推論推演就是用司法審判來漂白,如果自己獲得勝訴,讓這一學歷事件就此告終,日後只要有人同樣提出質疑,就拿這司法審判做證明、反擊、提告,這有點像謝長廷仔錄音帶事件司法審判後類似作為。

那麼哪一項才是?真像是什麼?當然只有當事人知道;旁觀者都是臆測!網友們閱讀今天這篇文章的推論推演有何想法?不要太在意哈…人生如戲,看戲、看戲…

(本文完成於108(2019)/09/10/13:00 排程發佈於 108(2019)/09/1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