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龍亂報 》給你爆報(第3報)~林義雄停止禁食前的小插曲有何含意?

紫微星明

阿龍亂報 》給你爆報(第3報)

前天[阿龍亂報]給你爆報(創刊報)~林義雄到底想幹什麼? 才說[因此這回林義雄禁食準沒事!],結果今天林義雄就宣布停止禁食,發表聲明要支持他的群眾今後要如何如何…這也符合阿龍在創刊報結語所說的[所以依此進展林義雄還有戲要演,請大家繼續收看。]的預告。

阿龍亂報

林義雄在江宜樺拜訪轉知核四一號機封存,二號機停工的訊息之後,第一個動作竟然是回宜蘭祭祖?這個動作真的是讓人霧裡看花,很多人不是沒感覺,就是認為沒有什麼特別,所以都不太在意,但是林義雄這個動作卻被一個不知是誤打誤撞或者真的觀察力很敏銳的記者提問 : (為何今天回鄉祭祖?),但是沒想到林義雄卻沒來由的嗆說 : (你們不要那麼不識相、不知輕重。)

阿龍亂報

這就奇了?記者提問了一個很普通也很正常的問題,林義雄竟然老大不高興回嗆!各位看倌,這樣的問題有需要這麼生氣回嗆?大家沒發現這有一點做賊心虛?惱羞成怒的味道?如果真的是做賊心虛、惱羞成怒,那麼這是怎樣一個狀況?

阿龍現在來推理一下;首先林義雄在接到江宜樺的訊息轉達後,他心裡在盤算這個封存停工,雖然等同達到停建核四八成效果,但是還有一個公投法門檻修正的[獨公]還沒處理,那到底要不要趁這個下台階,就此打住禁食退場,若要也得拖個一兩天,才不會落人口實,再來停食好幾天,身體已經虛弱,想必胃部可能也受到傷害,是不是還可以硬撐下去?

於是林義雄就決定用祭祖的名義回一趟宜蘭,一來有祭祖之實,也名正言順,二來到宜蘭來回車程所需時間足夠他對自己的身體做一個測試,因為在義光教會那麼多人進出,還有記者禿鷹盤旋,所以要做一些測試,馬上就會穿幫,因此決定利用這趟行程,可以將所有不相關的人排除,然後在車上做一些測試,看他身體是不是還可以撐下去,可以撐下去就繼續禁食,撐不下去就此打住,至於是什麼測試?大家自己用腦筋想想。

然後在做完測試回到台北以後,林義雄發現這些測試沒有發生效果,於是就決定延長戰線,馬上進台大必免傷害更形擴大,這時義光教會也依劇本開始收拾行囊道具,為林義雄禁食劃下句點,這時用江宜樺的訊息拿出來當下台階,宣佈停止禁食,再叫支持的民眾要如何如何…不拉不啦….一堆。

這以上就是阿龍推測林義雄作賊心虛、惱羞成怒,對記者大小聲的原因,林義雄這次禁食過程有些地方做法和阿扁很相似,至於是如何相似?大家不妨動動腦,才不會生鏽。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前天[阿龙乱报]给你爆报(创刊报)~林义雄到底想干什么? 才说[因此这回林义雄禁食准没事!],结果今天林义雄就宣布停止禁食,发表声明要支持他的群众今后要如何如何这也符合阿龙在创刊报结语所说的[所以依此进展林义雄还有戏要演,请大家继续收看。]的预告。

林义雄在江宜桦拜访转知核四一号机封存,二号机停工的讯息之后,第一个动作竟然是回宜兰祭祖?这个动作真的是让人雾里看花,很多人不是没感觉,就是认为没有什么特别,所以都不太在意,但是林义雄这个动作却被一个不知是误打误撞或者真的观察力很敏锐的记者提问 : (为何今天回乡祭祖?),但是没想到林义雄却没来由的呛说 : (你们不要那么不识相、不知轻重。)。

这就奇了?记者提问了一个很普通也很正常的问题,林义雄竟然老大不高兴回呛!各位看倌,这样的问题有需要这么生气回呛?大家没发现这有一点做贼心虚?恼羞成怒的味道?如果真的是做贼心虚、恼羞成怒,那么这是怎样一个状况?

阿龙现在来推理一下;首先林义雄在接到江宜桦的讯息转达后,他心里在盘算这个封存停工,虽然等同达到停建核四八成效果,但是还有一个公投法门坎修正的[独公]还没处理,那到底要不要趁这个下台阶,就此打住禁食退场,若要也得拖个一两天,才不会落人口实,再来停食好几天,身体已经虚弱,想必胃部可能也受到伤害,是不是还可以硬撑下去?

于是林义雄就决定用祭祖的名义回一趟宜兰,一来有祭祖之实,也名正言顺,二来到宜兰来回车程所需时间足够他对自己的身体做一个测试,因为在义光教会那么多人进出,还有记者秃鹰盘旋,所以要做一些测试,马上就会穿帮,因此决定利用这趟行程,可以将所有不相关的人排除,然后在车上做一些测试,看他身体是不是还可以撑下去,可以撑下去就继续禁食,撑不下去就此打住,至于是什么测试?大家自己用脑筋想想。

然后在做完测试回到台北以后,林义雄发现这些测试没有发生效果,于是就决定延长战线,马上进台大必免伤害更形扩大,这时义光教会也依剧本开始收拾行囊道具,为林义雄禁食划下句点,这时用江宜桦的讯息拿出来当下台阶,宣布停止禁食,再叫支持的民众要如何如何…不拉不啦….一堆。

这以上就是阿龙推测林义雄作贼心虚、恼羞成怒,对记者大小声的原因,林义雄这次禁食过程有些地方做法和阿扁很相似,至于是如何相似?大家不妨动动脑,才不会生锈。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