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731氣爆》事件錯!錯!錯!連環錯!

紫微星明

高雄731氣爆》事件錯!錯!錯!連環錯!

發生於7月31日到8月1日的高雄氣爆,造成重大傷亡,有人稱為高雄731氣爆事件,也有人稱為81氣爆事件,而在經過兩星期的廣泛新聞傳播媒體報導,再加上各路論壇,各式人等的分析討論,事實真相也浮出將近七、八成,當然觀點不同,看法有異,也是必然。

至於在責任歸屬方面,基於政客操作;政黨惡鬥,加上藍綠因素,所以連對事實客觀談論都變成是一種奢想,焦點都會模糊,中央辭了一位經濟部長,地方也走了4位副市局處長,演變成人云該走的沒走,意料外的不該走的卻走了,這也算是另類台灣奇蹟。

高雄氣爆事件依現在發展的狀況來說,事實上還有一個很大的疑點值得探討,這個疑點就是依事發當時現場眾多居民的說法;是先聞到有大量的瓦斯氣味,讓人撲鼻難受,接著下水道冒出白色煙霧溢出街道,再來就是連環氣爆發生,於是造成重大阿傷亡。

瓦斯味道相信大家都聞過,這個味道實在是讓人很難受,但是瓦斯本身是無臭無味的,因為要讓使用者有警覺,所以加入臭味,因此這個臭味很容易分辨,而被大家指稱是禍首的李長榮丙烯,在室溫與大氣壓力下是無色,但是有一種很淡而讓人難受的氣味,所以基本上這兩種氣味是截然不同到應該不會讓人誤聞到是一樣的地步,不信的話將兩種氣體拿給大家聞辨就會知道,而這個瓦斯臭味也有異於下水道中的沼氣,這兩種氣味應該也是不一樣,當然這也可從聞辨中得知。

根據上面和氣爆當時眾多居民的說法,在現場先是聞到瓦斯臭味,那麼有一個可能就是當時瓦斯先洩露,而不是丙烯,或者好巧不巧因為某個因素,瓦斯和丙烯同時洩露?當然現在與論和檢察官偵辦的方向都是指向榮化丙烯,又經過這麼多天來,如果真是如此,也無法查到相關有力證據。

高雄731氣爆事件由現在事後來看,如果真像是大家所認為的狀況,那麼基本上依遠近來說,這當中有三個重要的關口可能都出現錯誤的處置,如果這三個重要關口當時任一處置是正確的,那麼傷害可能就不會發生,或者變小。

第一個錯誤關口是屬於遠因的部分,也就是高雄市政府在81年發包施作涵管時,承包商可能在施作時,挖到之前的一段舊涵管,於是就省錢省時又省力順藤摸瓜從舊涵管末端繼續施作下去,但是等到施作後(或者原本就是計劃這樣,理當應該也是這樣。)卻在涵管末段發現到要排入的下水道主幹線不在鐵軌之前,繼續施作會強碰到鐵路,這下要繼續施作就必須和鐵路局會商,但如果會商施作穿越鐵軌下方的涵管,則又不在這個原標案中,而且順藤摸瓜也會見死光,於是這承包商就將這涵管末端封死。

因為不封死,完工後這涵管是有作用的,廢水是會往末端流的,那麼就會沖刷鐵軌下方土石,經年累月下來就會出事,所以一定要封死,再來為讓這封死涵管完工後起作用,就必須開挖另外一條涵管排水,但是又沒想到在開挖這另一條涵管時卻強碰到中油、中石化、和榮化的3條管線,這下又傷腦筋,碰到和鐵軌施作一樣的事,要嘛;就是協商遷管線,不嘛;就是自己搞,於是就二度便宜行事自己搞,將管線包在涵管中,但是又沒想到在施工時,不慎砸破榮化的管線,於是就趕忙上個補丁,最後完工時,高雄政府驗收人員,也是便宜行事,就這麼過了,承包商也收了錢、安了心。 但是這承包商可能沒想到,也可能是認為不會,也可能是認為反正是幾十年後的事,於是這個他包在涵管中的管線和補丁,卻在20幾年來因為長期浸泡在水中後腐蝕不堪,就在今日這時因為第二個錯誤關口釀成了巨禍!

第二個錯誤關口則是近因,錯誤在榮化要求華運輸送丙烯時,發現到丙烯並未送至廠內,所以要求華運重送,而華運只要丙烯一輸送出廠就計價,他當然樂於重送,然後管壓檢測作業程序也便宜行事,而這兩方面連最基本的一點警覺心都沒有,沒有確實檢討這沒送到的丙烯到底哪裡去了?也完全不管,不理會,就繼續輸送丙烯,沒想到好死不死,就是因為這樣的一連串輸送異常造成壓力過巨,所以使得在箱涵承包商所施作的包在涵管內3條管線中的榮化管線,經過長期水浸腐蝕的補釘處爆裂外洩丙烯。

第三個錯誤關口則是;當大量氣爆災區居民在晚間約8點左右聞到瓦斯臭味,並且向警消單位申報後,消防人員陸續抵達,並且也聞到瓦斯臭味,第一時間懷疑捷運輕軌施工挖破瓦斯管線,又在找不到外洩源頭,和那家廠商外洩的狀況之下,先依標準程序灑水降溫,防止瓦斯爆炸,但是卻萬萬沒想到這外洩的是丙烯,特性不溶於水,就順著水流在涵管內到處流竄,於是就在3個小時之內擴散至大區域面積,糟糕的是;這現場指揮人員,沒有警覺到已經陸續發生小型爆炸事件,而這長時間,大區域氣體外洩,可能會有更意想不到的狀況,也沒有當機立斷封鎖整個區域街道,禁止人車通行,並且撤出警消人員,下令所有的化學公司關閉管線,等待毒氣檢驗小組與專家的判定,更慘的是這毒氣檢驗成員,竟然在氣體外洩後3小時才檢驗判定出,等到達現場發現苗頭不對,卻已經來不及了,接著連環大爆炸的慘劇就發生了。

如果在第一個錯誤關口,承包商不要便宜行事將管線包在涵管中,那麼這個731高雄氣爆事件悲劇就不會發生,如果在第二個錯誤關口,這榮化與華運略有警覺心,稍加用心去了解這沒有送到的丙烯到哪裡去了,等待確認去處再做重新輸送丙烯,那麼這災難也不至於發生,如果在這第三個錯誤關口,現場相關人員或者有司之人在這3小時之內,看到陸續發生的狀況,稍有警覺心,馬上採取果斷措施,封鎖人車通行,撤離警消人員,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立即下令所有化學公司關閉管線,那麼這個慘事或許也可避免。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发生于731日到81日的高雄气爆,造成重大伤亡,有人称为高雄731气爆事件,也有人称为81气爆事件,而在经过两星期的广泛新闻传播媒体报导,再加上各路论坛,各式人等的分析讨论,事实真相也浮出将近七、八成,当然观点不同,看法有异,也是必然。

至于在责任归属方面,基于政客操作;政党恶斗,加上蓝绿因素,所以连对事实客观谈论都变成是一种奢想,焦点都会模糊,中央辞了一位经济部长,地方也走了4位副市局处长,演变成人云该走的没走,意料外的不该走的却走了,这也算是另类台湾奇迹。

高雄气爆事件依现在发展的状况来说,事实上还有一个很大的疑点值得探讨,这个疑点就是依事发当时现场众多居民的说法;是先闻到有大量的瓦斯气味,让人扑鼻难受,接着下水道冒出白色烟雾溢出街道,再来就是连环气爆发生,于是造成重大阿伤亡。

瓦斯味道相信大家都闻过,这个味道实在是让人很难受,但是瓦斯本身是无臭无味的,因为要让使用者有警觉,所以加入臭味,因此这个臭味很容易分辨,而被大家指称是祸首的李长荣丙烯,在室温与大气压力下是无色,但是有一种很淡而让人难受的气味,所以基本上这两种气味是截然不同到应该不会让人误闻到是一样的地步,不信的话将两种气体拿给大家闻辨就会知道,而这个瓦斯臭味也有异于下水道中的沼气,这两种气味应该也是不一样,当然这也可从闻辨中得知。

根据上面和气爆当时众多居民的说法,在现场先是闻到瓦斯臭味,那么有一个可能就是当时瓦斯先泄露,而不是丙烯,或者好巧不巧因为某个因素,瓦斯和丙烯同时泄露?当然现在与论和检察官侦办的方向都是指向荣化丙烯,又经过这么多天来,如果真是如此,也无法查到相关有力证据。

高雄731气爆事件由现在事后来看,如果真像是大家所认为的状况,那么基本上依远近来说,这当中有三个重要的关口可能都出现错误的处置,如果这三个重要关口当时任一处置是正确的,那么伤害可能就不会发生,或者变小。

第一个错误关口是属于远因的部分,也就是高雄市政府在81年发包施作涵管时,承包商可能在施作时,挖到之前的一段旧涵管,于是就省钱省时又省力顺藤摸瓜从旧涵管末端继续施作下去,但是等到施作后(或者原本就是计划这样,理当应该也是这样。)却在涵管末段发现到要排入的下水道主干线不在铁轨之前,继续施作会强碰到铁路,这下要继续施作就必须和铁路局会商,但如果会商施作穿越铁轨下方的涵管,则又不在这个原标案中,而且顺藤摸瓜也会见死光,于是这承包商就将这涵管末端封死。

因为不封死,完工后这涵管是有作用的,废水是会往末端流的,那么就会冲刷铁轨下方土石,经年累月下来就会出事,所以一定要封死,再来为让这封死涵管完工后起作用,就必须开挖另外一条涵管排水,但是又没想到在开挖这另一条涵管时却强碰到中油、中石化、和荣化的3条管线,这下又伤脑筋,碰到和铁轨施作一样的事,要嘛;就是协商迁管线,不嘛;就是自己搞,于是就二度便宜行事自己搞,将管线包在涵管中,但是又没想到在施工时,不慎砸破荣化的管线,于是就赶忙上个补丁,最后完工时,高雄政府验收人员,也是便宜行事,就这么过了,承包商也收了钱、安了心。 但是这承包商可能没想到,也可能是认为不会,也可能是认为反正是几十年后的事,于是这个他包在涵管中的管线和补丁,却在20几年来因为长期浸泡在水中后腐蚀不堪,就在今日这时因为第二个错误关口酿成了巨祸!

第二个错误关口则是近因,错误在荣化要求华运输送丙烯时,发现到丙烯并未送至厂内,所以要求华运重送,而华运只要丙烯一输送出厂就计价,他当然乐于重送,然后管压检测作业程序也便宜行事,而这两方面连最基本的一点警觉心都没有,没有确实检讨这没送到的丙烯到底哪里去了?也完全不管,不理会,就继续输送丙烯,没想到好死不死,就是因为这样的一连串输送异常造成压力过巨,所以使得在箱涵承包商所施作的包在涵管内3条管线中的荣化管线,经过长期水浸腐蚀的补钉处爆裂外泄丙烯。

第三个错误关口则是;当大量气爆灾区居民在晚间约8点左右闻到瓦斯臭味,并且向警消单位申报后,消防人员陆续抵达,并且也闻到瓦斯臭味,第一时间怀疑捷运轻轨施工挖破瓦斯管线,又在找不到外泄源头,和那家厂商外泄的状况之下,先依标准程序洒水降温,防止瓦斯爆炸,但是却万万没想到这外泄的是丙烯,特性不溶于水,就顺着水流在涵管内到处流窜,于是就在3个小时之内扩散至大区域面积,糟糕的是;这现场指挥人员,没有警觉到已经陆续发生小型爆炸事件,而这长时间,大区域气体外泄,可能会有更意想不到的状况,也没有当机立断封锁整个区域街道,禁止人车通行,并且撤出警消人员,下令所有的化学公司关闭管线,等待毒气检验小组与专家的判定,更惨的是这毒气检验成员,竟然在气体外泄后3小时才检验判定出,等到达现场发现苗头不对,却已经来不及了,接着连环大爆炸的惨剧就发生了。

如果在第一个错误关口,承包商不要便宜行事将管线包在涵管中,那么这个731高雄气爆事件悲剧就不会发生,如果在第二个错误关口,这荣化与华运略有警觉心,稍加用心去了解这没有送到的丙烯到哪里去了,等待确认去处再做重新输送丙烯,那么这灾难也不至于发生,如果在这第三个错误关口,现场相关人员或者有司之人在这3小时之内,看到陆续发生的状况,稍有警觉心,马上采取果断措施,封锁人车通行,撤离警消人员,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立即下令所有化学公司关闭管线,那么这个惨事或许也可避免。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