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金平》是在睜眼說瞎話做賊喊抓賊嗎?

紫微星明

王金平》是在睜眼說瞎話做賊喊抓賊嗎?

王金平在昨天04/03發表聲明說 : (王金平:各方都放下 才能攜手向前),其中提到;(王金平說,外界關切國會秩序的恢復,他也多次積極尋求化解朝野歧異,期盼異中求同,共同提出解決方案,他並籲請大家放棄堅持,彼此包容,唯有各方都能「放下」,才能一起攜手向前,以期早日恢復立法院正常運作,他會再努力。)

各位看倌;如果你不懂什麼叫睜眼說瞎話、做賊喊抓賊?看看王金平這個聲明就是睜眼說瞎話、做賊喊抓賊的正確標準範例 !王金平從服貿當初一送進立法院,就開始協商,將備查改為審查,然後再配合民進黨阻礙審查,一路協商到今天連[兩岸監督條例]都已經送進立法院,這一路走到現在,民進黨完全沒有退讓,反而是國民黨一路退到現在只剩一條內褲,你還要說各方放下,才能攜手向前,這種混話!難不成你要國民黨脫個精光?

[在網友尋人啟事:王金平你在哪?]這篇文章中我們就說 : (不用找啦 ! 割稻尾時間到,他就出來了 ! 他正在盤算什麼時候出手!),果不出其然!在美方亞太助卿放話之後;王金平就說 : (立法院長王金平會後對國民黨團幹部表示,學生占據議場是治安問題,警方若要進議場,只要知會他一聲就好。如果民進黨立委阻擋警察驅離?立院法制局官員提出法規解釋,應是妨害公務,警察依法可以採取柔性驅離…這次318學運攻佔立法院是治安問題…)

318學運攻佔立法院是治安問題,這個我們在03/27發的這篇文章[如何讓整個反服貿抗爭做個和平結束又不傷害到民主法治]就已經說得很清楚,而王金平事件發生時為什麼不講?為什麼不早講?一直要等到這時候才吭聲?看到美方持續放話,知道苗頭不對,再加上民間開始反彈,又有人建議馬政府發佈緊急命令呼聲開始出現,知道後事不妙 ! 再不趕緊割稻尾或找台階下,籌碼就要輸個精光!難怪大家都叫他老狐哩。

然後再叫記者在文章中靠腰說好話,什麼 : (一名與會人士為王金平抱屈表示,外界誤解王金平,國會被占領,王院長內心壓力很大,也一直想方設法解決僵局。但民進黨一直在政治操作,利用馬王關係大作文章,讓王院長背負不白之冤。)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說渾話!把老百姓當傻瓜!(民進黨一直在政治操作,利用馬王關係大作文章),這和你王金平不處理學生攻佔立院有什麼關係?就是你不處理才讓民進黨有政治操作馬、王鬥的空間,你處理了要操作什麼?你早處理等於幫馬政府一個忙,因為馬政府對派警察進入國會有顧忌,那由你動用或協調警政署處理,民進黨就沒縫可鑽,非得等到這個時候,才來說這是[治安事件] ,不只是老狐狸;還成精了!馬政府這個毒瘤不除,別想會有好日子過!

寫到這裡又想到當初王金平假處分案作出裁定勝訴的法官,不是有說過;讓政治趕快安定,讓國事趕快運作,這下想起來格外諷斥!是這三位嗎?受命法官梁夢迪?審判長張瑜鳳?陪席法官陳靜茹?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王金平在昨天04/03发表声明说 : (王金平:各方都放下 才能携手向前),其中提到;(王金平说,外界关切国会秩序的恢复,他也多次积极寻求化解朝野歧异,期盼异中求同,共同提出解决方案,他并吁请大家放弃坚持,彼此包容,唯有各方都能「放下」,才能一起携手向前,以期早日恢复立法院正常运作,他会再努力。)

各位看倌;如果你不懂什么叫睁眼说瞎话、做贼喊抓贼?看看王金平这个声明就是睁眼说瞎话、做贼喊抓贼的正确标准范例 !王金平从服贸当初一送进立法院,就开始协商,将备查改为审查,然后再配合民进党阻碍审查,一路协商到今天连[两岸监督条例]都已经送进立法院,这一路走到现在,民进党完全没有退让,反而是国民党一路退到现在只剩一条内裤,你还要说各方放下,才能携手向前,这种混话!难不成你要国民党脱个精光?

[在网友寻人启事:王金平你在哪?]这篇文章中我们就说 : (不用找啦 ! 割稻尾时间到,他就出来了 ! 他正在盘算什么时候出手!),果不出其然!在美方亚太助卿放话之后;王金平就说 : (立法院长王金平会后对国民党团干部表示,学生占据议场是治安问题,警方若要进议场,只要知会他一声就好。如果民进党立委阻挡警察驱离?立院法制局官员提出法规解释,应是妨害公务,警察依法可以采取柔性驱离…这次318学运攻占立法院是治安问题…)

318学运攻占立法院是治安问题,这个我们在03/27发的这篇文章[如何让整个反服贸抗争做个和平结束又不伤害到民主法治]就已经说得很清楚,而王金平事件发生时为什么不讲?为什么不早讲?一直要等到这时候才吭声?看到美方持续放话,知道苗头不对,再加上民间开始反弹,又有人建议马政府发布紧急命令呼声开始出现,知道后事不妙 ! 再不赶紧割稻尾或找台阶下,筹码就要输个精光!难怪大家都叫他老狐哩。

然后再叫记者在文章中靠腰说好话,什么 : (一名与会人士为王金平抱屈表示,外界误解王金平,国会被占领,王院长内心压力很大,也一直想方设法解决僵局。但民进党一直在政治操作,利用马王关系大作文章,让王院长背负不白之冤。)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说浑话!把老百姓当傻瓜!(民进党一直在政治操作,利用马王关系大作文章),这和你王金平不处理学生攻占立院有什么关系?就是你不处理才让民进党有政治操作马、王斗的空间,你处理了要操作什么?你早处理等于帮马政府一个忙,因为马政府对派警察进入国会有顾忌,那由你动用或协调警政署处理,民进党就没缝可钻,非得等到这个时候,才来说这是[治安事件] ,不只是老狐狸;还成精了!马政府这个毒瘤不除,别想会有好日子过!

写到这里又想到当初王金平假处分案作出裁定胜诉的法官,不是有说过;让政治赶快安定,让国事赶快运作,这下想起来格外讽斥!是这三位吗?受命法官梁梦迪?审判长张瑜凤?陪席法官陈静茹?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