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星明

鄧小平太神奇 》搬了[一國兩制]的石頭砸到習近平的腳!

鄧小平太神奇了 ! 80年代搬了[一國兩制]的石頭砸到現在21世紀習近平的腳 ! 痛的習近平不得不咬牙,有苦難言繼續高呼堅定貫徹[一國兩制],怪怪這[一國兩制]是何方神聖妖魅 ?竟有如此大神術魔力?能讓習近平痛到只能吞下去?而這[一國兩制]又到底是如何砸到習近平的腳?

話說這個[一國兩制]出生在偉大的人民舵手毛澤東的 [和平解放台灣],粗胚於周恩來的對台政策,定調於鄧小平的台灣事實,再經由葉劍英發表於台灣特別行政區論點,至此這[一國兩制]開始成為中共對台的最高指導方針,從此且不餘於力的向台灣和全球宣揚,形成一道統一的框架與枷鎖。

鄧小平太神奇

這個[一國兩制]不脫於這樣的基調 : [國家實現統一後,臺灣可作為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並可保留軍隊……臺灣現行社會、經濟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同外國的經濟、文化關係不變。私人財產、房屋、土地、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和外國投資不受侵犯。]

這個[一國兩制]推出於80年代,台海兩岸仍處於專制體制與全面對抗期,但是雙方人民生活水準與經濟水平是有著一段不小的差距,所以在台灣這方面並沒有引起多大的迴響與反饋,接著不及旋踵,台灣方面因為小蔣去世,老李即位,開展了一段驚心動魄的權力鬥爭,長期疏於國事發展,國勢至此反轉,幸賴於兩蔣時代經濟蓬勃繁榮所獲得的積存國力資產,尚能苟延殘喘,進而台灣推動了總統由全民直選,更加大了兩岸政治體制與認知的鴻溝,但台灣卻沒有因為民選總統的推動而獲致多大的利益,反因黑金結合與民粹盛行,以致國勢如江河日下。

而在這 一國兩制 成為中共解決台灣問題唯一政策指導,又沒有獲得初步進展,成為中共看板政策,因而意外獲得的時間與空間狀態之下,中共政權因為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經濟與國勢突飛猛進,於今非吳下阿蒙,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人民生活經濟與各項發展開始大弧度改善,眼看就要在數年之後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於是乎;當初兩岸政經情勢遽然逆轉,大陸成為舉世矚目的焦點,而台灣卻已被邊緣化,且落至須要靠大陸經濟讓利的窘境,至此 一國兩制 雖然沒有獲致台灣方面的進一步支持,但是卻讓大陸更加理直氣壯,聲大勢大的標舉,也是無庸置疑。

近日香港發生大規模佔中事件,表面上起因是在於香港特首的選舉方式,而這特首的選舉方式是載入[香港行政特區基本法]當中的45條,發佈於90年,但是為什麼中共會將這特首選舉納入基本法當中?可能沒有人知道,也沒有發現這當中的詭異之處。

香港在英國統治時是一個完全沒有自主選舉的殖民地,由英國直接派任總督總管香港一切行政和立法事務,不要說現在的選舉特首爭議,連議員都沒得選,一切由英國和總督說的算,在這樣的將近150年狀況之下;香港人一直沒有任何意見,在90年代人民選舉權是一個很普通的權力,但是香港人卻對英國佬剝削他們這方面的權利,表現出ㄧ副甘之如飴的殖民心態,卻在面對給與更多住民權力的中共政權和吝於給予的英國政權當中,竟然有著如此大的反差,那這香港人的心態是一個值得心理學家研究的範本。

[香港行政特區基本法]是基於 一國兩制 的最高政策指導方針而訂定的,但是這[一國兩制]是針對台海兩岸統一的原則所產生的,不是針對香港,所以如果當初中共沒有將這特首選舉納入基本法45條和58條,那麼今日香港佔中或許不會發生,更進一步講,倘若中共連基本法都不定,只要依著英國的方式辦事,派個總督來總管,或者依大陸既有的模式來運作,那麼今日佔中事件還會發生嗎?不無疑問!

但是中共為什麼要弄了這麼一個 [香港行政特區基本法] 的大石頭?又在今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主政之下,因為這個 [香港行政特區基本法] 的大石頭而發生香港佔中事件砸到了習近平的腳?這不是很詭異嗎?說穿了就是毛、周、鄧、葉這個[一國兩制]是為了台海兩岸和平統一在以中共政權之下的一個政策,最主要是為了台灣而推出的,不是為了香港推出的,也就是說在當時時空環境下這個[一國兩制]政策和香港是無關的,這香港是後期才出現包納在這[一國兩制]的指導方針之下,現在問題又來了,這香港為什麼會在後期納入[一國兩制]的最高政策指導方針之中?進而制定[香港行政特區基本法]?衍生納入特首選舉條款?並最後在這時刻引爆香港佔中事件而砸到習近平的腳?

這當中有兩個因素;一個是在這[一國兩制]推出後,碰到了1997香港回歸事件,而這英國老奸巨猾別有目的的在統治香港後期85年距離香港回歸中共還有12年的時程下,推出了立法局的間接選舉,接著又在91年距離香港回歸的第6年舉行了第一次直接選舉,末任總督彭定康又強力推出全面性的選舉改革,美其名為加快香港民主步伐,於是和中共絕惡,從這裡我們可以理解,這英國佬在可以全面掌控香港人時,隻字不提民主,也不給香港人選舉,直到回歸中共已是無法避免的情境之下,才讓香港人有選舉的機會,假設英國佬掌控香港沒有回歸的問題,那麼這英國佬現在會讓香港人有選舉的權利嗎?這又是一個很大的疑問 !

鄧小平太神奇

因為這個選舉發展,所以中共在制定 [香港行政特區基本法] 時,香港已經存在立法局的間接選舉,於是中共為了對香港[一國兩制]向全球宣示的50年不變承諾,既然已經存在,當然就不會變,所以也就納入選舉事項,而這特首選舉條款為什麼也納入?這就是以下第二個因素所在。

第二個因素;上面已經提到這[一國兩制]是針對台灣制定宣示的,不是為了香港,但是鄧小平聰民反被聰明誤,ㄧ來他認定香港這個彈丸之地,不論怎麼發展,終究是逃不過中共手掌心,又為了以防萬一,在特首條款選舉細項又不講明,用ㄧ個籠統的概念包含,其次他不是為了香港而定了特首條款,而是為了台灣而制定了特首條款,因為台灣當時已經存在全面地方性的首長選舉,所以他是考量這個因素,為了做一個讓台灣安心的香港樣板模式,再以50年不變承諾來讓台灣放心,藉由香港這個已經實行成功的[一國兩制]模式,證明這個[一國兩制]是可行的,是可信的,既然和台灣一樣是屬於自由經濟發展模式的香港可以,那台灣當然也可以,這就是從[一國兩制]到 [香港行政特區基本法] 再到特首選舉的一連串政策思維脈絡與制定發展。

現在香港的佔中事件也就是在這樣的一個制定情境之下所遺留下來的後果,於是這個 鄧小平太神奇 所搬的[一國兩制]大石頭才會砸到習近平的腳原因所在,但是習近平不能喊痛(但是心裡面會不會對鄧小平咕嚕兩句,則不得而知),因為這是為台灣定下的政策,台灣問題還未解決,他要強忍下來,所以他要再堅定的宣示[一國兩制],小不忍亂大謀,因為如果拋棄了這個[一國兩制],那麼剩下的統一路徑,就剩下兩岸兵戎相見,不過從習近平最近一些時期的談話可以觀察到,習近平雖不樂見,但也已進行準備,所以台灣的居民對香港佔中事件,不要有太天真的想法,要期望這個佔中事件可以平和或者在損失最少的狀況之下落幕,不然香港這樣板砸了,對台灣將來可能也沒好處。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邓小平太神奇了 ! 80年代搬了 [一国两制] 的石头砸到现在21世纪习近平的脚 ! 痛的习近平不得不咬牙,有苦难言继续高呼坚定贯彻[一国两制],怪怪这 [一国两制] 是何方神圣妖魅 ?竟有如此大神术魔力?能让习近平痛到只能吞下去?而这 [一国两制] 又到底是如何砸到习近平的脚?

话说这个 [一国两制] 出生在伟大的人民舵手毛泽东的 [和平解放台湾],粗胚于周恩来的对台政策,定调于邓小平的台湾事实,再经由叶剑英发表于台湾特别行政区论点,至此这 [一国两制] 开始成为中共对台的最高指导方针,从此且不余于力的向台湾和全球宣扬,形成一道统一的框架与枷锁。

这个 [一国两制] 不脱于这样的基调 : [国家实现统一后,台湾可作为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可保留军队……台湾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和外国投资不受侵犯。]

这个 [一国两制] 推出于80年代,台海两岸仍处于专制体制与全面对抗期,但是双方人民生活水平与经济水平是有着一段不小的差距,所以在台湾这方面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回响与反馈,接着不及旋踵,台湾方面因为小蒋去世,老李即位,开展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权力斗争,长期疏于国事发展,国势至此反转,幸赖于两蒋时代经济蓬勃繁荣所获得的积存国力资产,尚能苟延残喘,进而台湾推动了总统由全民直选,更加大了两岸政治体制与认知的鸿沟,但台湾却没有因为民选总统的推动而获致多大的利益,反因黑金结合与民粹盛行,以致国势如江河日下。

而在这 [一国两制] 成为中共解决台湾问题唯一政策指导,又没有获得初步进展,成为中共广告牌政策,因而意外获得的时间与空间状态之下,中共政权因为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经济与国势突飞猛进,于今非吴下阿蒙,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人民生活经济与各项发展开始大弧度改善,眼看就要在数年之后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于是乎;当初两岸政经情势遽然逆转,大陆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而台湾却已被边缘化,且落至须要靠大陆经济让利的窘境,至此 [一国两制] 虽然没有获致台湾方面的进一步支持,但是却让大陆更加理直气壮,声大势大的标举,也是无庸置疑。

近日香港发生大规模占中事件,表面上起因是在于香港特首的选举方式,而这特首的选举方式是加载[香港行政特区基本法]当中的45条,发布于90年,但是为什么中共会将这特首选举纳入基本法当中?可能没有人知道,也没有发现这当中的诡异之处。

香港在英国统治时是一个完全没有自主选举的殖民地,由英国直接派任总督总管香港一切行政和立法事务,不要说现在的选举特首争议,连议员都没得选,一切由英国和总督说的算,在这样的将近150年状况之下;香港人一直没有任何意见,在90年代人民选举权是一个很普通的权力,但是香港人却对英国佬剥削他们这方面的权利,表现出ㄧ副甘之如饴的殖民心态,却在面对给与更多住民权力的中共政权和吝于给予的英国政权当中,竟然有着如此大的反差,那这香港人的心态是一个值得心理学家研究的范本。

[香港行政特区基本法]是基于 [一国两制] 的最高政策指导方针而订定的,但是这 [一国两制] 是针对台海两岸统一的原则所产生的,不是针对香港,所以如果当初中共没有将这特首选举纳入基本法45条和58条,那么今日香港占中或许不会发生,更进一步讲,倘若中共连基本法都不定,只要依着英国的方式办事,派个总督来总管,或者依大陆既有的模式来运作,那么今日占中事件还会发生吗?不无疑问!

但是中共为什么要弄了这么一个 [香港行政特区基本法] 的大石头?又在今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主政之下,因为这个 [香港行政特区基本法] 的大石头而发生香港占中事件砸到了习近平的脚?这不是很诡异吗?说穿了就是毛、周、邓、叶这个 [一国两制] 是为了台海两岸和平统一在以中共政权之下的一个政策,最主要是为了台湾而推出的,不是为了香港推出的,也就是说在当时时空环境下这个 [一国两制] 政策和香港是无关的,这香港是后期才出现包纳在这 [一国两制] 的指导方针之下,现在问题又来了,这香港为什么会在后期纳入 [一国两制] 的最高政策指导方针之中?进而制定[香港行政特区基本法]?衍生纳入特首选举条款?并最后在这时刻引爆香港占中事件而砸到习近平的脚?

这当中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在这 [一国两制] 推出后,碰到了1997香港回归事件,而这英国老奸巨猾别有目的的在统治香港后期85年距离香港回归中共还有12年的时程下,推出了立法局的间接选举,接着又在91年距离香港回归的第6年举行了第一次直接选举,末任总督彭定康又强力推出全面性的选举改革,美其名为加快香港民主步伐,于是和中共绝恶,从这里我们可以理解,这英国佬在可以全面掌控香港人时,只字不提民主,也不给香港人选举,直到回归中共已是无法避免的情境之下,才让香港人有选举的机会,假设英国佬掌控香港没有回归的问题,那么这英国佬现在会让香港人有选举的权利吗?这又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

因为这个选举发展,所以中共在制定 [香港行政特区基本法] 时,香港已经存在立法局的间接选举,于是中共为了对香港  [一国两制] 向全球宣示的50年不变承诺,既然已经存在,当然就不会变,所以也就纳入选举事项,而这特首选举条款为什么也纳入?这就是以下第二个因素所在。

第二个因素;上面已经提到这 [一国两制] 是针对台湾制定宣示的,不是为了香港,但是邓小平聪民反被聪明误,ㄧ来他认定香港这个弹丸之地,不论怎么发展,终究是逃不过中共手掌心,又为了以防万一,在特首条款选举细项又不讲明,用ㄧ个笼统的概念包含,其次他不是为了香港而定了特首条款,而是为了台湾而制定了特首条款,因为台湾当时已经存在全面地方性的首长选举,所以他是考虑这个因素,为了做一个让台湾安心的香港样板模式,再以50年不变承诺来让台湾放心,藉由香港这个已经实行成功的 [一国两制] 模式,证明这个  [一国两制] 是可行的,是可信的,既然和台湾一样是属于自由经济发展模式的香港可以,那台湾当然也可以,这就是从 [一国两制] 到 [香港行政特区基本法] 再到特首选举的一连串政策思维脉络与制定发展。

现在香港的占中事件也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制定情境之下所遗留下来的后果 于是这个邓小平所搬的 [一国两制] 大石头才会砸到习近平的脚原因所在 但是习近平不能喊痛(但是心里面会不会对邓小平咕噜两句 则不得而知) 因为这是为台湾定下的政策 台湾问题还未解决 他要强忍下来 所以他要再坚定的宣示 [一国两制]  小不忍乱大谋 因为如果抛弃了这个 [一国两制] 那么剩下的统一路径 就剩下两岸兵戎相见 不过从习近平最近一些时期的谈话可以观察到 习近平虽不乐见 但也已进行准备 所以台湾的居民对香港占中事件 不要有太天真的想法 要期望这个占中事件可以平和或者在损失最少的状况之下落幕 不然香港这样板砸了 对台湾将来可能也没好处。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