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臉的人》如何對付?(2)

紫微星明

不要臉的人》如何對付?(2) dragonemperor在前幾篇文中,曾經提到有三類職務的人是最不要臉的人,為甚麼呢?因為這三類職務的人,一類是第一線的執法者,一類是正義防線的最後守護者,一類是國家政策法律的制定與審查者,這三類人如果貪汙收賄,曲判枉法,貪贓立法,那麼就直接讓公信力全面淪喪,讓公權力徹底瓦解,讓公平正義被戕傷背棄,於是乎狼煙四起,宵小橫行,整個社會是非不明,黑白不清.

但是話說回來;孰以至之?這要怪罪人民自己,因為就是有人會支持捍衛縱容…這些由上至下坑瀣一氣的共犯結構,所以他們就有恃無恐,更加胡作非為,所以dragonemperor在前文中所指,比台灣現在最不要臉的人還不要臉的人就是這些咖!

這些咖的言行有以下的幾個特點:

只問立場不問是非,別人可以為什麼他不可以,只有他可以別人不可以,支持的人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屁都不會放一下,不支持的人做出綠豆芝麻小事,都會無限上綱到國家生死存亡,滿口低俗粗鄙的言論,不是中國豬,就是台灣狗…如果你身邊出現這種言行趨向的人,你就可以判定這傢伙是不分青紅皂白、是非不清、黑白不分的無恥X輩之流,為求自保趕緊遠離.

這些人要怎樣對付?不要臉的無恥X輩要怎樣應付?以下打個比方來說,最後再來說一下處理應付的大綱:

前朝當權者被起訴貪汙之後,就有人辯護說:又沒有抓到他貪汙的證據,怎麼可以說他貪汙?還大肆狡辯一番,於是可以這樣回他說:如果事證這麼明確,你還用這樣的說詞來替他脫罪,那麼你這種態度很得玩味,就像有一個人他老婆通姦,我不是說你,我是舉例有一個人他老婆通姦,鬧得左鄰右舍都知道,這個人就很生氣的質問他老婆不守婦道,結果他老婆回他的話就和你說的一模一樣,你又沒有抓到我通姦的證據,怎麼可以說我通姦,假設你是那個戴綠帽的人,我是說假設,你老婆的說法你可以接受,那麼ok,你替前朝當權者被起訴貪汙的辯護,我也接受,肯定當場弄得他臉上一陣青一陣綠…

當然以後的結果可想而知,這個例子就是對付不要臉的人的第一個方法,他不要臉,你要比他更不要臉! 如果要對付的話。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10)

政治狂犬病


dragonemperor在前几篇文中,曾经提到有三类职务的人是最不要脸的人,为甚么呢?因为这三类职务的人,一类是第一线的执法者,一类是正义防线的最后守护者,一类是国家政策法律的制定与审查者,这三类人如果贪污收贿,曲判枉法,贪赃立法,那么就直接让公信力全面沦丧,让公权力彻底瓦解,让公平正义被戕伤背弃,于是乎狼烟四起,宵小横行,整个社会是非不明,黑白不清.

但是话说回来;孰以至之?这要怪罪人民自己,因为就是有人会支持捍卫纵容…这些由上至下坑瀣一气的共犯结构,所以他们就有恃无恐,更加胡作非为,所以dragonemperor在前文中所指,比台湾现在最不要脸的人还不要脸的人就是这些咖!

这些咖的言行有以下的几个特点:

只问立场不问是非,别人可以为什么他不可以,只有他可以别人不可以,支持的人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屁都不会放一下,不支持的人做出绿豆芝麻小事,都会无限上纲到国家生死存亡,满口低俗粗鄙的言论,不是中国猪,就是台湾狗…如果你身边出现这种言行趋向的人,你就可以判定这家伙是不分青红皂白、是非不清、黑白不分的无耻X辈之流,为求自保赶紧远离.

这些人要怎样对付?不要脸的无耻X辈要怎样应付?以下dragonemperor举两个例子,最后再来说一下处理应付的大纲:

前朝当权者被起诉贪污之后,dragonemperor的相处圈子里,就有人辩护说:又没有抓到他贪污的证据,怎么可以说他贪污?还大肆狡辩一番,于是dragonemperor就回他说:如果事证这么明确,你还用这样的说词来替他脱罪,那么你这种态度很得玩味,就像有一个人他老婆通奸,我不是说你,我是举例有一个人他老婆通奸,闹得左邻右舍都知道,这个人就很生气的质问他老婆不守妇道,结果他老婆回他的话就和你说的一模一样,你又没有抓到我通奸的证据,怎么可以说我通奸,假设你是那个戴绿帽的人,我是说假设,你老婆的说法你可以接受,那么ok,你替前朝当权者被起诉贪污的辩护,我也接受,当场弄得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绿…

当然以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他是对dragonemperor愈看愈讨厌,不过dragonemperor没差,因为原本就没有深交,这个例子就是对付不要脸的人的第一个方法,他不要脸,你要比他更不要脸! 如果要对付的话。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