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貿抗爭》如何做個和平結束又不傷害到民主法治

紫微星明

反服貿抗爭 》如何做個和平結束又不傷害到民主法治

反服貿抗爭攻佔立法院的事件已經過了一個多星期,熱火延燒也看不到止息的跡象,反而是有心人士不斷向爐火添材,再加上事件對立兩面各有盤算,導致事件愈演愈烈,欲罷不能,而整個事件態勢就是一個標準的只看顏色不論是非,於是當是非黑白不清的時候,激情爛性就主導了一切,泥巴亂砸鬥爭個你儂我儂,烏賊亂噴批判的烏鴉全黑,這樣的事件在台灣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於是是非黑白和公理正義就只有哪邊涼快哪邊去。

只有法治沒有民主叫作專制  只有民主沒有法治稱為民粹

民主一定要有法治做一個準則依據,否則東看成西,西望為東,南北無定,沒有準的,方圓不成,沒有規矩,於是公說公有理,婆言婆有道,誰也不服誰,怎能不亂?所以要讓整個反服貿事件儘快圓滿落幕,只有回歸法治,若要兼顧和平,只能講究方法。

我們現在對整個反服貿抗爭先來做一個界定整理 :

首先大家要先自問 : (我們的法律是否有明訂學生違法,享有特權不用受罰?),如果有;那沒辦法!但是這樣是一個惡法,所以大家要來修改,平平都是人,為什麼一般人要受罰,學生就不用?難道學生不是人?如果沒有明訂,那麼擅自侵入立法院有沒有違法?我們依據侵入行政院而被檢察官起訴的事例,就可以得知當然、顯然違法!

反服貿抗爭

再來我們來看這學生攻佔立法院的事件,是屬於國會自主管理的領域還是治安問題?馬政權說是國會自主的問題由國會自行處理解決,王金平說不單是國會自主也是治安的問題,那大家來思考一下看這兩造的說法對不對?有人可能認為馬政權對,有人認為王金平對,但是事實上是雙方都不對,因為雙方的政治盤算讓很簡單的一件事變得複雜化,所以延宕至今無法處理完成。

反服貿抗爭

所謂的國會自主是針對在合法範疇之下立法院諸公、院務及議事制定相關的事項,國會有完全的自主管理權力,其他政府單位不可侵犯,而不是只要和立法院相關的人時事地物都是國會自主管理,如果依據前一段的認定國會自主管理內涵,那麼我們倒要請問一下: (如果王金平在立法院以院長的威勢對立法院女職員,甚至民進黨女立委,做出不軌的行為,那麼這是屬於國會自主的範圍,那被害人就無法提告囉?因為這是國會自主!),是不是這樣?當然、顯然不是嘛!

同理可證!學生侵入攻佔議事殿堂,是屬於國會自主的領域嗎?當然、顯然也不是嘛!如果換一群強盜侵入立法院,大肆搶劫,佔領議事殿堂,王金平要不要叫警察處理,會不會請警政單位立即排除逮捕?同樣的問題請問馬政權,要不要處理?所以學生侵入立法院事件,馬政權及王金平都是錯誤的說詞,嚴重誤導、帶頭破壞法治,這是一件很單純的嚴重治安事件!馬政權及王金平和警政單位都是嚴重的失職、瀆職,只要有人提告,這都要吃上官司。

昨天王卓鈞開記者會說了一堆,最後說如果要追究警察執勤誤失,該負的責任他會負,但是大家可能意會不過來,甚至對他抱屈,事實上王卓鈞說這句話是腦袋不清楚,警察依法執行勤務,哪來的過失?不執行才是瀆職過失!而王卓鈞整個記者會只說對一句話,哪句話?警察執法怎麼會被說是暴力?就是這句話說對了!

馬政權和王卓鈞在整個事件中最大的錯誤和過失在哪裡?不在執行過程,而在執行時機與方法,而這個所謂的方法現在還在繼續錯誤當中,以致於造成事發至今還無法讓整個不法抗爭事件落幕。

王卓鈞說:(立法院內是國會的事,出了立法院是警察的事。),這個說法對不對?當然顯然也不對!道理就是上面所說的;治安事件是不分在哪裡發生,警察都要依法快速處理,沒有處理就很麻煩了;更別說處理方法錯誤就更糟糕!因為處理時機的延誤和方法錯誤,所以王卓鈞不是一個將才,他錯失了第一個快速處理抗爭的時機,所以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至於錯失時機的原因有很多,可能也有令他無法執行的原因,這就不多談!

王卓鈞錯失了哪一個可以有效遏止事件擴大的時機點?王卓鈞錯失了在事件發生當時的第一個時機點,也就是當學生和群眾強行進入立法院時,他沒有馬上做斷然處置,調派足夠的警力,立即進入立院排除,而是讓立院內有限的警力自行處理,於是寡不敵眾,無法成功,如果王卓鈞在第一時間點強行排除,他會變成英雄,會有戰功,會讓王金平無話可說,就算百般無奈,也無法譴責,還可能不得不讚賞幾句,如果…如果的話;現在整個情事就完全改觀。

王卓鈞第二個錯誤現在還在進行式當中,錯失第一個時機點後喊出:(立法院內是國會的事,出了立法院是警察的事。),基本上這是一個亡羊補牢的宣示,也是一個戰術的應用,但是光是宣示無法有效解決問題,你要真正執行才有用啊!你不執行問題繼續存在還擴大,我們要試問一下:(立法院內範圍是指哪裡?立法院圍牆內才算呢?還是包括現在在立法院周邊,鎮江街、青島東路?),依據常識理解,還用不到知識判斷,我們可以知道圍牆內才是立法院的領域,但是現在議事殿堂有一群人占據,殿堂外圍牆內有另一群人霸佔,鎮江街、青島東路還有一群人靜坐,那你這:(出了立法院是警察的事。),不就成了笑話?

那麼要如何和平又不會傷害到民主法治而讓整個抗爭做個結束?或者說讓傷害降到最低?這就是這篇文章的重點:

第一點回歸法治,不需要太多考量,但是不要進入立法院執行,因為現在態勢已經和初始不同,強行進入立院排除,鐵定提油交火,可能還陷入別人預設的圈套。

第二點確實執行宣示(出了立法院是警察的事。)嚴格執行只准出不准入的執行要點,包括立院內外,立院內除了立委及相關人士職員之外,管你天王老子都只出不進,立院外鎮江街、青島東路設置管制區,同樣只出不入。

第三點拆掉爐子,爐子不拆掉,大家就一直添材火,而鎮江街、青島東路靜坐民眾,就是最好添材火的爐子,因為院內無法添,所以全部添到院外,因此對鎮江街、青島東路靜坐民眾,宣讀違反集會遊行,先期勸離,後續宣告強力排除決心,舉行政院逮捕起訴案例宣導,若超過規定時間依法逮捕,送交檢察官審訊起訴,依執行要點和宣告後,民眾人數就會減少,然後壓縮管制區域,接著進行柔性搬離,若有hanco者,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只要依法執行,不要畏首畏尾,將這些人一一逮捕登記,未滿20歲未成年者,請家長來所帶回,屆時新聞媒體就會讓這些家長大大露臉,倍感無上光榮。

院內;外出離開者,依樣照辦,而仍然不願離開者,只要繼續圈圍,甕中捉鱉,這些人當中,學生短期內無所謂,長期會有課業壓力,屆時就會一個一個離開,死硬派繼續佔領,那就讓他繼續占領,因為已經不成氣候,這時王金會壓力倍增,又看已經不成氣候,他就會出面請學生離開,當個偽善人博取名聲,但是民眾都已經看破他的手腳,而且他也將和秦檜一樣在歷史上被大大的記上一筆,名留千古,也讓後代子孫抬不起頭。

走筆至此;文章已末,中華民國在台灣現今因為國家認同、政治人物意識作祟,操弄的民心四分五裂,這樣的國家別說向上提昇進入開發中國家,不要向下沉淪到第三世界,就已經 阿彌陀佛了!

下回我們再來談一下,台灣現今亂象叢生,會不會是中華民國將亡的徵兆?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反服贸抗争攻占立法院的事件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热火延烧也看不到止息的迹象,反而是有心人士不断向炉火添材,再加上事件对立两面各有盘算,导致事件愈演愈烈,欲罢不能,而整个事件态势就是一个标准的只看颜色不论是非,于是当是非黑白不清的时候,激情烂性就主导了一切,泥巴乱砸斗争个你侬我侬,乌贼乱喷批判的乌鸦全黑,这样的事件在台湾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于是是非黑白和公理正义就只有哪边凉快哪边去。

只有法治没有民主叫作专制  只有民主没有法治称为民粹

民主一定要有法治做一个准则依据,否则东看成西,西望为东,南北无定,没有准的,方圆不成,没有规矩,于是公说公有理,婆言婆有道,谁也不服谁,怎能不乱?所以要让整个反服贸事件尽快圆满落幕,只有回归法治,若要兼顾和平,只能讲究方法。

我们现在对整个反服贸抗争先来做一个界定整理 :

首先大家要先自问 : (我们的法律是否有明订学生违法,享有特权不用受罚?),如果有;那没办法!但是这样是一个恶法,所以大家要来修改,平平都是人,为什么一般人要受罚,学生就不用?难道学生不是人?如果没有明订,那么擅自侵入立法院有没有违法?我们依据侵入行政院而被检察官起诉的事例,就可以得知当然、显然违法!

再来我们来看这学生攻占立法院的事件,是属于国会自主管理的领域还是治安问题?马政权说是国会自主的问题由国会自行处理解决,王金平说不单是国会自主也是治安的问题,那大家来思考一下看这双方的说法对不对?有人可能认为马政权对,有人认为王金平对,但是事实上是双方都不对,因为双方的政治盘算让很简单的一件事变得复杂化,所以延宕至今无法处理完成。

所谓的国会自主是针对在合法范畴之下立法院诸公、院务及议事制定相关的事项,国会有完全的自主管理权力,其他政府单位不可侵犯,而不是只要和立法院相关的人时事地物都是国会自主管理,如果依据前一段的认定国会自主管理内涵,那么我们倒要请问一下: (如果王金平在立法院以院长的威势对立法院女职员,甚至民进党女立委,做出不轨的行为,那么这是属于国会自主的范围,那被害人就无法提告啰?因为这是国会自主!),是不是这样?当然、显然不是嘛!

同理可证!学生侵入攻占议事殿堂,是属于国会自主的领域吗?当然、显然也不是嘛!如果换一群强盗侵入立法院,大肆抢劫,占领议事殿堂,王金平要不要叫警察处理,会不会请警政单位立即排除逮捕?同样的问题请问马政权,要不要处理?所以学生侵入立法院事件,马政权及王金平都是错误的说词,严重误导、带头破坏法治,这是一件很单纯的严重治安事件!马政权及王金平和警政单位都是严重的失职、渎职,只要有人提告,这都要吃上官司。

昨天王卓钧开记者会说了一堆,最后说如果要追究警察执勤误失,该负的责任他会负,但是大家可能意会不过来,甚至对他抱屈,事实上王卓钧说这句话是脑袋不清楚,警察依法执行勤务,哪来的过失?不执行才是渎职过失!而王卓钧整个记者会只说对一句话,哪句话?警察执法怎么会被说是暴力?就是这句话说对了!

马政权和王卓钧在整个事件中最大的错误和过失在哪里?不在执行过程,而在执行时机与方法,而这个所谓的方法现在还在继续错误当中,以致于造成事发至今还无法让整个不法抗争事件落幕。

王卓钧说:(立法院内是国会的事,出了立法院是警察的事。),这个说法对不对?当然显然也不对!道理就是上面所说的;治安事件是不分在哪里发生,警察都要依法快速处理,没有处理就很麻烦了;更别说处理方法错误就更糟糕!因为处理时机的延误和方法错误,所以王卓钧不是一个将才,他错失了第一个快速处理抗争的时机,所以让事情一发不可收拾,至于错失时机的原因有很多,可能也有令他无法执行的原因,这就不多谈!

王卓钧错失了哪一个可以有效遏止事件扩大的时机点?王卓钧错失了在事件发生当时的第一个时机点,也就是当学生和群众强行进入立法院时,他没有马上做断然处置,调派足够的警力,立即进入立院排除,而是让立院内有限的警力自行处理,于是寡不敌众,无法成功,如果王卓钧在第一时间点强行排除,他会变成英雄,会有战功,会让王金平无话可说,就算百般无奈,也无法谴责,还可能不得不赞赏几句,如果…如果的话;现在整个情事就完全改观。

王卓钧第二个错误现在还在进行式当中,错失第一个时机点后喊出:(立法院内是国会的事,出了立法院是警察的事。),基本上这是一个亡羊补牢的宣示,也是一个战术的应用,但是光是宣示无法有效解决问题,你要真正执行才有用啊!你不执行问题继续存在还扩大,我们要试问一下:(立法院内范围是指哪里?立法院围墙内才算呢?还是包括现在在立法院周边,镇江街、青岛东路?),依据常识理解,还用不到知识判断,我们可以知道围墙内才是立法院的领域,但是现在议事殿堂有一群人占据,殿堂外围墙内有另一群人霸占,镇江街、青岛东路还有一群人静坐,那你这:(出了立法院是警察的事。),不就成了笑话?

那么要如何和平又不会伤害到民主法治而让整个抗争做个结束?或者说让伤害降到最低?这就是这篇文章的重点:

第一点回归法治,不需要太多考虑,但是不要进入立法院执行,因为现在态势已经和初始不同,强行进入立院排除,铁定提油交火,可能还陷入别人预设的圈套。

第二点确实执行宣示(出了立法院是警察的事。)严格执行只准出不准入的执行要点,包括立院内外,立院内除了立委及相关人士职员之外,管你天王老子都只出不进,立院外镇江街、青岛东路设置管制区,同样只出不入。

第三点拆掉炉子,炉子不拆掉,大家就一直添材火,而镇江街、青岛东路静坐民众,就是最好添材火的炉子,因为院内无法添,所以全部添到院外,因此对镇江街、青岛东路静坐民众,宣读违反集会游行,先期劝离,后续宣告强力排除决心,举行政院逮捕起诉案例倡导,若超过规定时间依法逮捕,送交检察官审讯起诉,依执行要点和宣告后,民众人数就会减少,然后压缩管制区域,接着进行柔性搬离,若有hanco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依法执行,不要畏首畏尾,将这些人一一逮捕登记,未满20岁未成年者,请家长来所带回,届时新闻媒体就会让这些家长大大露脸,倍感无上光荣。

院内;外出离开者,依样照办,而仍然不愿离开者,只要继续圈围,瓮中捉鳖,这些人当中,学生短期内无所谓,长期会有课业压力,届时就会一个一个离开,死硬派继续占领,那就让他继续占领,因为已经不成气候,这时王金会压力倍增,又看已经不成气候,他就会出面请学生离开,当个伪善人博取名声,但是民众都已经看破他的手脚,而且他也将和秦桧一样在历史上被大大的记上一笔,名留千古,也让后代子孙抬不起头。

走笔至此;文章已末,中华民国在台湾现今因为国家认同、政治人物意识作祟,操弄的民心四分五裂,这样的国家别说向上提升进入开发中国家,不要向下沉沦到第三世界,就已经 阿弥陀佛了!

下回我们再来谈一下,台湾现今乱象丛生,会不会是中华民国将亡的征兆?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