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反服貿抗爭》是烏克蘭另類政變事件進行式?

紫微星明

台灣反服貿抗爭 》是烏克蘭另類政變事件進行式?

去年11月間,民選總統延努哥維奇及內閣突然宣布暫時不簽署歐聯合約,於是引起親西方的烏克蘭民眾在基輔廣場抗議,進而攻佔基輔市政府大樓,這期間雙方經過多次的協商但都無法達成一致性的協議,又因為各種因素參雜,導致烏克蘭警方開始鎮壓驅趕抗議民眾,因此發生了嚴重的死傷事件,最後烏克蘭總統延努哥維奇在烏克蘭議會宣佈喪失職權後下台避走,這整個事件始末可以參考[烏克蘭動亂的始末]與[烏克蘭議會宣佈總統“喪失職權”]這兩篇文章。

而這一星期多來台灣無獨有偶的也發生抗議服貿的所謂學生攻佔了立法院,接著反服貿學生攻佔行政院,因此入侵行政院的部分學生和人士遭到警方鎮暴驅趕以及逮捕,過程中也發生了一些流血事件,於是又引起一陣軒然大波,至今仍是各說各話,吵個不停。

台灣反服貿抗爭

綜觀以上兩個事件同質相似性極高,又加上最近網路一直在披露一些訊息,一則是這些抗議的學生都是綠色政黨培養訓練對政治有極高度興趣的學生,也參加過多次的抗爭活動,二則是根據蘋果日報的一篇報導民進黨某位人士透露學生不照計畫,原本預訂星期五才攻佔立法院,結果學生提早行動,三則是某家通訊報導立法院高層找資金提供給學生作為經費或著酬勞,進行攻佔立法院的行動。

台灣反服貿抗爭

這三則事件應該是有所本,因為都有相關報導佐證,但是至於是真是假則無法論斷,因為現在偽消息太多,國內新聞媒體公信力都已經快要蕩然無存,假新聞、假報導、假圖片…到處充斥,簡直是騙子掌控生存的國度,但是如果這些都是真的,就真的如標題所言[反服貿抗爭是台灣版的烏克蘭另類政變事件進行式?]

那麼如果是真的,顯然這次的反服貿抗爭模式是以[烏克蘭事件]為師,藉由[烏克蘭事件]來如法泡製一個台灣版的烏克蘭事件,所以抗議服貿就只是表面、是假、是個障眼,接下來讓我們來編劇推理一下:

立法院高層和綠色政黨商議藉由在台灣製造一個烏克蘭事件,然後循烏克蘭模式推翻馬政權,於是提供經費找來由綠色政黨培養的學生行動,因為披上學生身分,馬政權警察要處理會比較敏感棘手,再來要找一個可以庇護學生進行抗議又可以造成極大震撼國際矚目效果的安全場所,才可以讓這個行動持續有效,否則隨便兩三下就被清除解決,無法達成計畫目標。

那麼這個可以造成極大震撼效果的安全場所,就非立法院莫屬,因為立法院是立院高層劃地為王呼風喚雨的地方,在這裡行動進行抗爭,一來確保行動持續有效,二來引馬入甕,自陷危境,如果馬政權沒有行動,那大家比耐心,抗爭行動持續進行,如果馬政權派遣警察進立院驅離學生,而驅離行動一定會發生流血事件,例如政院驅離,於是馬政權就犯了國際民主國家的大禁忌!

一來會被渲染成侵犯立院職權,血洗民主殿堂,二來國會民主殿堂遭獨裁者派遣警察侵入,三者公然藐視憲法五權分際,扣個內亂罪大帽子,再來合謀者高聲一呼,在立院來個理應國民黨藍皮綠骨立委,外合民進黨立委及學生群眾在全台擴大抗爭規模強度,循烏克蘭模式,宣布解除馬政權職權,這時合謀者具備足夠的正當性,剩下來就是馬政權的抗壓性到底有多高,及是否具備迅速有效的反擊策略,能一擊斃命,解除危機,否則政變就成真。

當政變成功,政壇變色龍自然歸隊搖旗吶喊,聲勢大增,剩下的就是如何分配權力的問題,可想而知;這個分配在行動前就已經確定,而且立院高層是絕對最大獲利者,不論是怎麼配,依然在政壇上呼風喚雨,但是關說案沒有一擊成功的馬政權,不是像烏克蘭總統延努哥維奇外逃,就是變成階下囚。

而反觀馬政權這次不知道是因為生性優柔寡斷,畏讒怕譏、做事虎頭蛇尾,沒有原則的習性關係,還是掌握情資,洞悉合謀者的企圖,所以在學生攻佔立法院的第一時間,對外一致定調宣稱這是國會自主的問題,驅不驅離學生一切由國會自行處理,不會動用警察驅離學生,反而將了和謀者一軍,無法很快的完成計畫,於是只好使出以拖待變比氣長的戰術因應。

由以上的編劇推論,我們可以得知立院高層之所以寧願在歷史上留下一個極其丟臉的國際記錄,也不願驅離學生的真正所在,也可以清楚這些學生之所以一直提出更多的訴求,持續加碼讓馬政權無法接受的條件背後真正原因。

當然以上所言在現在都是編劇推論,但是事實是否真如編劇推論劇本一路走下去?,那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假若這將是真的,這將會是一個很大的悲劇!那麼台灣島上的人民要怎麼、如何應對?假若這編劇推論,並沒有照編劇推論劇本走,沒有成真,那就是天佑!大家就當看小說一樣,看到最後一回,不用繼續看下去!

反服貿抗爭到底要如何和平又不會傷害到民主法治而做個結束,考驗著馬政權的智慧與能力,下一回就讓我們來了解如何和平又不會傷害到民主法治而讓整個抗爭做個結束。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去年11月间,民选总统延努哥维奇及内阁突然宣布暂时不签署欧联合约,于是引起亲西方的乌克兰民众在基辅广场抗议,进而攻占基辅市政府大楼,这期间双方经过多次的协商但都无法达成一致性的协议,又因为各种因素参杂,导致乌克兰警方开始镇压驱赶抗议民众,因此发生了严重的死伤事件,最后乌克兰总统延努哥维奇在乌克兰议会宣布丧失职权后下台避走,这整个事件始末可以参考[乌克兰动乱的始末][乌克兰议会宣布总统丧失职权”]这两篇文章。

而这一星期多来台湾无独有偶的也发生抗议服贸的所谓学生攻占了立法院,接着反服贸学生攻占行政院,因此入侵行政院的部分学生和人士遭到警方镇暴驱赶以及逮捕,过程中也发生了一些流血事件,于是又引起一阵轩然大波,至今仍是各说各话,吵个不停。

综观以上两个事件同质相似性极高,又加上最近网络一直在披露一些讯息,一则是这些抗议的学生都是绿色政党培养训练对政治有极高度兴趣的学生,也参加过多次的抗争活动,二则是根据苹果日报的一篇报导民进党某位人士透露学生不照计划,原本预订星期五才攻占立法院,结果学生提早行动,三则是某家通讯报导立法院高层找资金提供给学生作为经费或着酬劳,进行攻占立法院的行动。

这三则事件应该是有所本,因为都有相关报导左证,但是至于是真是假则无法论断,因为现在伪消息太多,国内新闻媒体公信力都已经快要荡然无存,假新闻、假报导、假图片…到处充斥,简直是骗子掌控生存的国度,但是如果这些都是真的,就真的如标题所言[反服贸抗争是台湾版的乌克兰另类政变事件进行式?]

那么如果是真的,显然这次的反服贸抗争模式是以[乌克兰事件]为师,藉由[乌克兰事件]来如法泡制一个台湾版的乌克兰事件,所以抗议服贸就只是表面、是假、是个障眼,接下来让我们来编剧推理一下:

立法院高层和绿色政党商议藉由在台湾制造一个乌克兰事件,然后循乌克兰模式推翻马政权,于是提供经费找来由绿色政党培养的学生行动,因为披上学生身分,马政权警察要处理会比较敏感棘手,再来要找一个可以庇护学生进行抗议又可以造成极大震撼国际瞩目效果的安全场所,才可以让这个行动持续有效,否则随便两三下就被清除解决,无法达成计划目标。

那么这个可以造成极大震撼效果的安全场所,就非立法院莫属,因为立法院是立院高层划地为王呼风唤雨的地方,在这里行动进行抗争,一来确保行动持续有效,二来引马入瓮,自陷危境,如果马政权没有行动,那大家比耐心,抗争行动持续进行,如果马政权派遣警察进立院驱离学生,而驱离行动一定会发生流血事件,例如政院驱离,于是马政权就犯了国际民主国家的大禁忌!

一来会被渲染成侵犯立院职权,血洗民主殿堂,二来国会民主殿堂遭独裁者派遣警察侵入,三者公然藐视宪法五权分际,扣个内乱罪大帽子,再来合谋者高声一呼,在立院来个理应国民党蓝皮绿骨立委,外合民进党立委及学生群众在全台扩大抗争规模强度,循乌克兰模式,宣布解除马政权职权,这时合谋者具备足够的正当性,剩下来就是马政权的抗压性到底有多高,及是否具备迅速有效的反击策略,能一击毙命,解除危机,否则政变就成真。

当政变成功,政坛变色龙自然归队摇旗吶喊,声势大增,剩下的就是如何分配权力的问题,可想而知;这个分配在行动前就已经确定,而且立院高层是绝对最大获利者,不论是怎么配,依然在政坛上呼风唤雨,但是关说案没有一击成功的马政权,不是像乌克兰总统延努哥维奇外逃,就是变成阶下囚。

而反观马政权这次不知道是因为生性优柔寡断,畏谗怕讥、做事虎头蛇尾,没有原则的习性关系,还是掌握情资,洞悉合谋者的企图,所以在学生攻占立法院的第一时间,对外一致定调宣称这是国会自主的问题,驱不驱离学生一切由国会自行处理,不会动用警察驱离学生,反而将了和谋者一军,无法很快的完成计划,于是只好使出以拖待变比气长的战术因应。

由以上的编剧推论,我们可以得知立院高层之所以宁愿在历史上留下一个极其丢脸的国际记录,也不愿驱离学生的真正所在,也可以清楚这些学生之所以一直提出更多的要求,持续加码让马政权无法接受的条件背后真正原因。

当然以上所言在现在都是编剧推论,但是事实是否真如编剧推论剧本一路走下去?,那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假若这将是真的,这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悲剧!那么台湾岛上的人民要怎么、如何应对?假若这编剧推论,并没有照编剧推论剧本走,没有成真,那就是天佑!大家就当看小说一样,看到最后一回,不用继续看下去!

反服贸抗争到底要如何和平又不会伤害到民主法治而做个结束,考验着马政权的智慧与能力,下一回就让我们来了解如何和平又不会伤害到民主法治而让整个抗争做个结束。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