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飛帆陳為廷 》為何膽敢如此狂妄囂張?

紫微星明

林飛帆陳為廷 》為何膽敢如此狂妄囂張?

要寫這篇文章之前,先去了解了一下這反服貿抗爭的幾位帶頭者的背景資料,結果發現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這個現象我們留待下一篇文章再說,接著就對今天的文章題目:[陳為廷與林飛帆者流為何膽敢如此狂妄囂張?]來談一下。陳為廷與林飛帆這些服貿事件抗爭領導者都有以下幾個共同背景:

1.求學過程大都就讀名校,成績非常優異。2.清大與台大的社政法相關科系學生,尤其是清大最多。3.都曾在小英基金會經過訓練培養實習。4.家庭政治傾向大都是屬於綠色政黨。

原本對陳為廷的父母很好奇,是怎樣的一個成長背景讓這個年輕人這麼激進?幾乎無役不與!而經過一番了解之後,才知道林為廷的身世及成長過程頗為坎坷,母腹7月,生父過世,年幼13母親罹癌撒手,於是由外婆、舅舅扶養,改本姓名黃暐傑為林為廷,可憐了這個孩子,獨立成長,努力向學,考取建中首府,也可惜了這個孩子,是什麼因素讓他變成這麼激進的政治狂熱份子,這真的是一個值得心理學研究探討的案例。

林飛帆陳為廷

話說[陳為廷與林飛帆者流為何膽敢如此狂妄囂張?],或許有人會認為是小英的關係,讓他們有恃無恐,但是應該不是這個原因,因為小英現在又無權力,如何庇護這群人?而這群人之所以會這樣狂妄囂張,基本上有兩個不叫原因的小原因;一是他們有心從事政治一途(這個已經有人在反服貿抗爭事後提出),所以他們要藉由衝撞這個政府體制立下戰功,吸引大量的新聞傳播媒體報導曝光,迅速累積個人知名度與競選資產,一是他們在幾次衝撞之後,已經認定這個當前政權是軟腳蝦,不用怕!。

林飛帆陳為廷

而他們愈來愈囂張狂妄的主要原因,可以分為4項,要說明這4項主要原因之前,我們來看一個故事:

[昔呂文懿公初辭相位。歸故里。海內仰之。如泰山北斗。有一鄉人。醉而詈之。呂公不動。謂其僕曰。醉者勿與較也。閉門謝之。逾年。其人犯死刑入獄。呂公始悔之曰。使當時稍與計較。送公家責治。可以小懲而大戒。吾當時只欲存心於厚。不謂養成其惡。以至於此。]

以上這段故事就是[陳為廷與林飛帆者流為何膽敢如此狂妄囂張?]的最主要原因,因為剛開始做出違反法律的事情時,大家都認為他們是學生,不懂事被人利用,不要計較,所以沒有受到應得的懲罰,因為沒有受到懲罰所以不會怕,接著食髓知味又再一次接一次試探衝撞也都沒事,於是造成他們今日愈來愈狂妄囂張的言行,視法律為無物。

這就是俗語說的 : 小時偷瓜,大時偷牽牛,如果當他們在初次做出違反法律時,就給他們應有的懲罰,他們就會害怕,知道後果嚴重,就像衝撞行政院被檢察官諭令交保的學生,肯定嚇傻了!這就可以遏止他們繼續犯錯,也等同於救了他們,也就不會像今日會有造成這麼重大事件的後果,那這要怪誰?

如果以陳為廷的例子來講,第一個要怪的是旺中集團和張朝鑫,為什麼要怪旺中集團和張朝鑫?因為在旺中走路工事件時,旺中集團和張朝鑫都說陳為廷造假圖片要提告,結果最後不了了之,可能就是旺中集團和張朝鑫認為陳為廷是學生,所以就給他一個機會,每想到卻是善心做了壞事!愈來愈大膽!以至造成今日闖下這麼大的事件還自認為是代天行道,狂妄到無以復加!

第二個要怪的是這些喪盡天良的背後政治人物和指使黑手,為了自己個人政治權力、前途…,看在學生的身分可以做為掩護,博取同情,利用這些學生的無知和盲動,一再蠱惑他們挑釁衝撞現有體制,以行動和言辭直接、間接鼓勵,甚至給於後續的政治承諾,誘使這些學生如蜂嗜蜜的;一再做出違法亂紀的事!

第三個要怪的是從李登輝已降到陳水扁一直延續到馬先生的這個政府體制,一再的放縱違法的人沒有受到該有懲罰的態勢,也就是公權力不彰,於是人民就會有樣學樣,就不會怕,認為這個政府[無山小路用],因此發展成台灣現今各個層面、各行各業的種種脫序亂象,讓台灣寶島變成鬼島(無恥鬼、貪心鬼、垃圾鬼、嗔心鬼…橫行充斥!),接著再由鬼島變毒島(吃也毒、用也毒、無所不毒…,像是歐陽鋒的國度),簡直像是無政府狀態!

第四個要怪的是這個司法審判體制,因為審判時間過長,曠日廢時,無法產生即時的嚇阻效果,一個案子可以拖個幾年都判不下來,再加上兩顆司法毒瘤沒有剷除(這兩顆獨瘤在這篇文章[在台灣誰最不要臉?]有提過,改天在來談一下。),讓這前述的情形更加惡化,在這種情形之下這為惡之人當然不怕,且變本加厲!

那麼要如何解決因為上面四種原因所產生的種種亂象,很遺憾的!現在沒有一個可以同時解決這四種原因的人或方法,但是當前還有一個方法,這個方法可以解決上述四種原因的前三個原因所造成的亂象,接下來我們來看如何解決前三個原因所造成亂象的故事:

[某家大富。值歲荒。窮民白晝搶粟於市。告之縣。縣不理。窮民愈肆。遂私執而困辱之。眾始定。不然幾亂矣。]

就是這個方法!將[某家大富]改成[當權政府]只要現在的馬政權嚴格徹底執行法令,那麼這些台灣各個層面,各行各業的種種亂象就會大量減少,也可以回歸到寶島的狀態,但是我們依這幾年來馬政權的作為,實在是有點無法讓人期待!因為馬政權自初從政一路走來太平官當太久了,本質上是個好人,但是如果僅是一個好人,那麼可以坐上這大位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但是不論如何,這馬政權是經由民主選舉程序和過半的人民投票選出來的,其正當性不容任何支節末梢雜事否定,我們可以持續給予建言、針貶…希望馬政權可以更用心、更進步、更努力,將國事治理的更符合大多數人民期待!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要写这篇文章之前,先去了解了一下这反服贸抗争的几位带头者的背景资料,结果发现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现象我们留待下一篇文章再说,接着就对今天的文章题目:[陈为廷与林飞帆者流为何胆敢如此狂妄嚣张?]来谈一下。陈为廷与林飞帆这些服贸事件抗争领导者都有以下几个共同背景:

1.求学过程大都就读名校,成绩非常优异。2.清大与台大的社政法相关科系学生,尤其是清大最多。3.都曾在小英基金会经过训练培养实习。4.家庭政治倾向大都是属于绿色政党。

原本对陈为廷的父母很好奇,是怎样的一个成长背景让这个年轻人这么激进?几乎无役不与!而经过一番了解之后,才知道林为廷的身世及成长过程颇为坎坷,母腹7月,生父过世,年幼13母亲罹癌撒手,于是由外婆、舅舅扶养,改本姓名黄暐杰为林为廷,可怜了这个孩子,独立成长,努力向学,考取建中首府,也可惜了这个孩子,是什么因素让他变成这么激进的政治狂热份子,这真的是一个值得心理学研究探讨的案例。

话说[陈为廷与林飞帆者流为何胆敢如此狂妄嚣张?],或许有人会认为是小英的关系,让他们有恃无恐,但是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因为小英现在又无权力,如何庇护这群人?而这群人之所以会这样狂妄嚣张,基本上有两个不叫原因的小原因;一是他们有心从事政治一途(这个已经有人在反服贸抗争事后提出),所以他们要藉由冲撞这个政府体制立下战功,吸引大量的新闻传播媒体报导曝光,迅速累积个人知名度与竞选资产,一是他们在几次冲撞之后,已经认定这个当前政权是软脚虾,不用怕!。

而他们愈来愈嚣张狂妄的主要原因,可以分为4项,要说明这4项主要原因之前,我们来看一个故事:

[昔吕文懿公初辞相位。归故里。海内仰之。如泰山北斗。有一乡人。醉而詈之。吕公不动。谓其仆曰。醉者勿与较也。闭门谢之。逾年。其人犯死刑入狱。吕公始悔之曰。使当时稍与计较。送公家责治。可以小惩而大戒。吾当时只欲存心于厚。不谓养成其恶。以至于此。]

以上这段故事就是[陈为廷与林飞帆者流为何胆敢如此狂妄嚣张?]的最主要原因,因为刚开始做出违反法律的事情时,大家都认为他们是学生,不懂事被人利用,不要计较,所以没有受到应得的惩罚,因为没有受到惩罚所以不会怕,接着食髓知味又再一次接一次试探冲撞也都没事,于是造成他们今日愈来愈狂妄嚣张的言行,视法律为无物。

这就是俗语说的 : 小时偷瓜,大时偷牵牛,如果当他们在初次做出违反法律时,就给他们应有的惩罚,他们就会害怕,知道后果严重,就像冲撞行政院被检察官谕令交保的学生,肯定吓傻了!这就可以遏止他们继续犯错,也等同于救了他们,也就不会像今日会有造成这么重大事件的后果,那这要怪谁?

如果以陈为廷的例子来讲,第一个要怪的是旺中集团和张朝鑫,为什么要怪旺中集团和张朝鑫?因为在旺中走路工事件时,旺中集团和张朝鑫都说陈为廷造假图片要提告,结果最后不了了之,可能就是旺中集团和张朝鑫认为陈为廷是学生,所以就给他一个机会,每想到却是善心做了坏事!愈来愈大胆!以至造成今日闯下这么大的事件还自认为是代天行道,狂妄到无以复加!

第二个要怪的是这些丧尽天良的背后政治人物和指使黑手,为了自己个人政治权力、前途…,看在学生的身分可以做为掩护,博取同情,利用这些学生的无知和盲动,一再蛊惑他们挑衅冲撞现有体制,以行动和言辞直接、间接鼓励,甚至给于后续的政治承诺,诱使这些学生如蜂嗜蜜的;一再做出违法乱纪的事!

第三个要怪的是从李登辉已降到陈水扁一直延续到马先生的这个政府体制,一再的放纵违法的人没有受到该有惩罚的态势,也就是公权力不彰,于是人民就会有样学样,就不会怕,认为这个政府[无山小路用],因此发展成台湾现今各个层面、各行各业的种种脱序乱象,让台湾宝岛变成鬼岛(无耻鬼、贪心鬼、垃圾鬼、嗔心鬼…横行充斥!),接着再由鬼岛变毒岛(吃也毒、用也毒、无所不毒…,像是欧阳锋的国度),简直像是无政府状态!

第四个要怪的是这个司法审判体制,因为审判时间过长,旷日废时,无法产生实时的吓阻效果,一个案子可以拖个几年都判不下来,再加上两颗司法毒瘤没有铲除(这两颗独瘤在这篇文章[在台湾谁最不要脸?]有提过,改天在来谈一下。),让这前述的情形更加恶化,在这种情形之下这为恶之人当然不怕,且变本加厉!

那么要如何解决因为上面四种原因所产生的种种乱象,很遗憾的!现在没有一个可以同时解决这四种原因的人或方法,但是当前还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可以解决上述四种原因的前三个原因所造成的乱象,接下来我们来看如何解决前三个原因所造成乱象的故事:

[某家大富。值岁荒。穷民白昼抢粟于市。告之县。县不理。穷民愈肆。遂私执而困辱之。众始定。不然几乱矣。]

就是这个方法!将[某家大富]改成[当权政府]只要现在的马政权严格彻底执行法令,那么这些台湾各个层面,各行各业的种种乱象就会大量减少,也可以回归到宝岛的状态,但是我们依这几年来马政权的作为,实在是有点无法让人期待!因为马政权自初从政一路走来太平官当太久了,本质上是个好人,但是如果仅是一个好人,那么可以坐上这大位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但是不论如何,这马政权是经由民主选举程序和过半的人民投票选出来的,其正当性不容任何支节末梢杂事否定,我们可以持续给予建言、针贬…希望马政权可以更用心、更进步、更努力,将国事治理的更符合大多数人民期待!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