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法正論品》馬英九與全球所有國家領導人必修之課

紫微星明

王法正論品 》馬英九與全球所有國家領導人必修之課

龍九五在無意間讀到這一部 : ※王法正論品※,而在讀完之後龍九五發覺到;這一部※王法正論品※當中所說的一些情形和台灣目前的情境很相似,所以就將全篇文章內容貼到網站上來,並將文章取名為 :王法正論品–馬英九與全球所有國家領導人必修之課,當然每個人讀完的觀點或許不同,但是至少知道原來還有這麼一回事;從古流傳至今,只是在當今的氛圍當中不是顯學。

※ 王法正論品 ※

爾時,此大地神女,名曰堅牢,於大眾中,從座而起,頂禮佛足,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於諸國中為人王者,若無正法,不能治國安養眾生,及以自身長居勝位;惟願世尊慈悲哀愍,當為我說王法正論治國之要,令諸人王得聞法已,如說修行,正化於世,能令勝位永保安寧,國內人民咸蒙利益。」

爾時,世尊於大眾中,告堅牢地神曰:「汝當諦聽!過去有王,名力尊幢,其王有子,名曰妙幢,受灌頂位未久之頃,爾時父王告妙幢言:『有王法正論,名天主教法,我於昔時受灌頂位而為國主,我之父王,名智力尊幢,為我說是王法正論。我依此論,於二萬歲善治國土,我不曾憶起一念心行於非法,汝於今日亦應如是,勿以非法而治於國。云何名為王法正論?汝今善聽,當為汝說。』

爾時力尊幢王,即為其子以妙伽他說正論曰:

「『我說王法論,利安諸有情;為斷世間疑,滅除眾過失。

一切諸天主,及以人中王;當生歡喜心,合掌聽我說。

往昔諸天眾,集在金剛山;四王從座起,請問於大梵:

「梵主最勝尊,天中大自在;願哀愍我等,為斷諸疑惑。

云何處人世,而得名為天?復以何因緣,號名曰天子?

云何生人間,獨得為人主?云何在天上,復得作天王?」

如是護世間,問彼梵王已。爾時梵天主,即便為彼說:

「護世汝當知,為利有情故;問我治國法,我說應善聽。

由先善業力,生天得作王;若在於人中,統領為人主。

諸天共加護,然後入母胎; 既至母胎中,諸天復守護。

雖生在人世,尊勝故名天;由諸天護持,亦得名天子。

三十三天主,分力助人王;及一切諸天,亦資自在力。

除滅諸非法,惡業令不生;教有情修善,使得生天上。

人及蘇羅眾,并揵闥婆等;羅剎栴茶羅,悉皆資半力。

父母資半力,令捨惡修善;諸天共護持,示其諸善報。

若造諸惡業,令於現世中;諸天不護持,示其諸惡報。

國人造惡業,王捨不禁制;斯非順正理,治擯當如法。

若見惡不遮,非法便滋長;遂令王國內,姦詐日增多。

王見國中人,造惡不遮止;三十三天眾,咸生忿怒心。

因此損國政,諂偽行世間;被他怨敵侵,破壞其國土。

居家及資具,積財皆散失;種種諂誑生,更互相侵奪。

由正法得王,而不行其法;國人皆破散,如象踏蓮池。

惡風起無恒,暴雨非時下;妖星多變怪,日月蝕無光。

五穀眾花果,果實皆不成;國土遭飢饉,由王捨正法。

若王捨正法,以惡法化人;諸天處本宮,見已生憂惱。

彼諸天王眾,共作如是言:『此王作非法,惡黨相親附。

王位不久安,諸天皆忿恨。』由彼懷忿故,其國當敗亡。

以非法教人,流行於國內;鬥諍多姦偽,疾疫生眾苦。

天主不護念,餘天咸捨棄;國土當滅亡,王身受苦厄。

父母及妻子,兄弟并姊妹;俱遭愛別離,乃至身亡歿。

變怪流星墮,二日俱時出;他方怨賊來,國人遭喪亂。

國所重大臣,枉橫而身死;所愛象馬等,亦復皆散失。

處處有兵戈,人多非法死;惡鬼來入國,疾疫遍流行。

國中最大臣,及以諸輔相;其心懷諂佞,並悉行非法。

見行非法者,而生於愛敬;於行善法人,苦楚而治罰。

由愛敬惡人,治罰善人故;星宿及風雨,皆不以時行。

有三種過生,正法當隱沒;眾生無光色,地肥皆下沈。

由敬惡輕善,復有三種過;非時降霜雹,飢疫苦流行。

穀稼諸果實,滋味皆損減;於其國土中,眾生多疾病。

國中諸樹木,先生甘美果;由斯皆損減,苦澀無滋味。

先有妙園林,可愛遊戲處;忽然皆枯悴,見者生憂惱。

稻麥諸果實,美味漸消亡;食時心不喜,何能長諸大。

眾生光色減,勢力盡衰微;食噉雖復多,不能令飽足。

於其國界中,所有眾生類;少力無勇勢,所作不堪能。

國人多疾患,眾苦逼其身;鬼魅遍流行,隨處生羅剎。

若王作非法,親近於惡人;令三種世間,因斯受衰損。

如是無邊過,出在於國中;皆由見惡人,棄捨不治擯。

由諸天加護,得作於國王;而不以正法,守護於國界。

若人修善行,當得生天上;若造惡業者,死必墮三塗。

若王見國人,縱其造過失;三十三天眾,皆生熱惱心。

不順諸天教,及以父母言;此是非法人,非王非孝子。

若於自國中,見行非法者;如法當治罰,不應生捨棄。

是故諸天眾,皆護持此王;以滅諸惡法,能修善根故。

王於此世中,必招於現報;由於善惡業,行捨勸眾生。

為示善惡報,故得作人王;諸天共護持,一切咸隨喜。

由自利利他,治國以正法;見有諂佞者,應當如法治。

假使失王位,及以害命緣;終不行惡法,見惡而捨棄。

害中極重者,無過失國位;皆因諂佞人,為此當治罰。

若有諂誑人,當失於國位;由斯損王政,如象入花園。

天主皆瞋恨,阿蘇羅亦然;以彼為人王,不以法治國。

是故應如法,治罰於惡人;以善化眾生,不順於非法。

寧捨於身命,不隨非法友;於親及非親,平等觀一切。

若為正法王,國內無偏黨;法王有名稱,普聞三界中。

三十三天眾,歡喜作是言:『贍部洲法王,彼即是我子。

以善化眾生,正法治於國;勸行於正法,當令生我宮。』

天及諸天子,及以蘇羅眾;因王正法化,常得心歡喜。

天眾皆歡喜,共護於人王;眾星依位行,日月無乖度。

和風常應節,甘雨順時行;苗實皆善成,人無飢饉者。

一切諸天眾,充滿於自宮;是故汝人王,亡身弘正法。

應尊重法寶,由斯眾安樂;常當親正法,功德自莊嚴。

眷屬常歡喜,能遠離諸惡;以法化眾生,恒令得安隱。

令彼一切人,修行於十善;率土常豐樂,國土得安寧。

王以法化人,善調於惡行;常得好名稱,安樂諸眾生。」』」

爾時,大地一切人王及諸大眾,聞佛說此古昔人王治國要法,得未曾有,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王法正論品


龙九五在无意间读到这一部 : 王法正论品,而在读完之后龙九五发觉到;这一部王法正论品当中所说的一些情形和台湾目前的情境很相似,所以就将全篇文章内容贴到网站上来,并将文章取名为 :王法正论品马英九与全球所有国家领导人必修之课,当然每个人读完的观点或许不同,但是至少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从古流传至今,只是在当今的氛围当中不是显学。

※王法正论品※

尔时,此大地神女,名曰坚牢,于大众中,从座而起,顶礼佛足,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于诸国中为人王者,若无正法,不能治国赡养众生,及以自身长居胜位;惟愿世尊慈悲哀愍,当为我说王法正论治国之要,令诸人王得闻法已,如说修行,正化于世,能令胜位永保安宁,国内人民咸蒙利益。」

尔时,世尊于大众中,告坚牢地神曰:「汝当谛听!过去有王,名力尊幢,其王有子,名曰妙幢,受灌顶位未久之顷,尔时父王告妙幢言:『有王法正论,名天主教法,我于昔时受灌顶位而为国主,我之父王,名智力尊幢,为我说是王法正论。我依此论,于二万岁善治国土,我不曾忆起一念心行于非法,汝于今日亦应如是,勿以非法而治于国。云何名为王法正论?汝今善听,当为汝说。』

尔时力尊幢王,即为其子以妙伽他说正论曰:

「『我说王法论,利安诸有情;为断世间疑,灭除众过失。

一切诸天主,及以人中王;当生欢喜心,合掌听我说。

往昔诸天众,集在金刚山;四王从座起,请问于大梵:

「梵主最胜尊,天中大自在;愿哀愍我等,为断诸疑惑。

云何处人世,而得名为天?复以何因缘,号名曰天子?

云何生人间,独得为人主?云何在天上,复得作天王?」

如是护世间,问彼梵王已。尔时梵天主,即便为彼说:

「护世汝当知,为利有情故;问我治国法,我说应善听。

由先善业力,生天得作王;若在于人中,统领为人主。

诸天共加护,然后入母胎; 既至母胎中,诸天复守护。

虽生在人世,尊胜故名天;由诸天护持,亦得名天子。

三十三天主,分力助人王;及一切诸天,亦资自在力。

除灭诸非法,恶业令不生;教有情修善,使得生天上。

人及苏罗众,并揵闼婆等;罗剎栴茶罗,悉皆资半力。

父母资半力,令舍恶修善;诸天共护持,示其诸善报。

若造诸恶业,令于现世中;诸天不护持,示其诸恶报。

国人造恶业,王舍不禁制;斯非顺正理,治摈当如法。

若见恶不遮,非法便滋长;遂令王国内,奸诈日增多。

王见国中人,造恶不遮止;三十三天众,咸生忿怒心。

因此损国政,谄伪行世间;被他怨敌侵,破坏其国土。

居家及资具,积财皆散失;种种谄诳生,更互相侵夺。

由正法得王,而不行其法;国人皆破散,如象踏莲池。

恶风起无恒,暴雨非时下;妖星多变怪,日月蚀无光。

五谷众花果,果实皆不成;国土遭饥馑,由王舍正法。

若王舍正法,以恶法化人;诸天处本宫,见已生忧恼。

彼诸天王众,共作如是言:『此王作非法,恶党相亲附。

王位不久安,诸天皆忿恨。』由彼怀忿故,其国当败亡。

以非法教人,流行于国内;斗诤多奸伪,疾疫生众苦。

天主不护念,余天咸舍弃;国土当灭亡,王身受苦厄。

父母及妻子,兄弟并姊妹;俱遭爱别离,乃至身亡殁。

变怪流星堕,二日俱时出;他方怨贼来,国人遭丧乱。

国所重大臣,枉横而身死;所爱象马等,亦复皆散失。

处处有兵戈,人多非法死;恶鬼来入国,疾疫遍流行。

国中最大臣,及以诸辅相;其心怀谄佞,并悉行非法。

见行非法者,而生于爱敬;于行善法人,苦楚而治罚。

由爱敬恶人,治罚善人故;星宿及风雨,皆不以时行。

有三种过生,正法当隐没;众生无光色,地肥皆下沈。

由敬恶轻善,复有三种过;非时降霜雹,饥疫苦流行。

谷稼诸果实,滋味皆损减;于其国土中,众生多疾病。

国中诸树木,先生甘美果;由斯皆损减,苦涩无滋味。

先有妙园林,可爱游戏处;忽然皆枯悴,见者生忧恼。

稻麦诸果实,美味渐消亡;食时心不喜,何能长诸大。

众生光色减,势力尽衰微;食噉虽复多,不能令饱足。

于其国界中,所有众生类;少力无勇势,所作不堪能。

国人多疾患,众苦逼其身;鬼魅遍流行,随处生罗剎。

若王作非法,亲近于恶人;令三种世间,因斯受衰损。

如是无边过,出在于国中;皆由见恶人,弃舍不治摈。

由诸天加护,得作于国王;而不以正法,守护于国界。

若人修善行,当得生天上;若造恶业者,死必堕三涂。

若王见国人,纵其造过失;三十三天众,皆生热恼心。

不顺诸天教,及以父母言;此是非法人,非王非孝子。

若于自国中,见行非法者;如法当治罚,不应生舍弃。

是故诸天众,皆护持此王;以灭诸恶法,能修善根故。

王于此世中,必招于现报;由于善恶业,行舍劝众生。

为示善恶报,故得作人王;诸天共护持,一切咸随喜。

由自利利他,治国以正法;见有谄佞者,应当如法治。

假使失王位,及以害命缘;终不行恶法,见恶而舍弃。

害中极重者,无过失国位;皆因谄佞人,为此当治罚。

若有谄诳人,当失于国位;由斯损王政,如象入花园。

天主皆瞋恨,阿苏罗亦然;以彼为人王,不以法治国。

是故应如法,治罚于恶人;以善化众生,不顺于非法。

宁舍于身命,不随非法友;于亲及非亲,平等观一切。

若为正法王,国内无偏党;法王有名称,普闻三界中。

三十三天众,欢喜作是言:『赡部洲法王,彼即是我子。

以善化众生,正法治于国;劝行于正法,当令生我宫。』

天及诸天子,及以苏罗众;因王正法化,常得心欢喜。

天众皆欢喜,共护于人王;众星依位行,日月无乖度。

和风常应节,甘雨顺时行;苗实皆善成,人无饥馑者。

一切诸天众,充满于自宫;是故汝人王,亡身弘正法。

应尊重法宝,由斯众安乐;常当亲正法,功德自庄严。

眷属常欢喜,能远离诸恶;以法化众生,恒令得安隐。

令彼一切人,修行于十善;率土常丰乐,国土得安宁。

王以法化人,善调于恶行;常得好名称,安乐诸众生。」』」

尔时,大地一切人王及诸大众,闻佛说此古昔人王治国要法,得未曾有,皆大欢喜,信受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