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勝文》與柯文哲是名符其實的兩顆爛蘋果?

連勝文》與柯文哲是名符其實的兩顆爛蘋果?

在老蔣時代,蘋果和咖啡、可可、…都是屬於高價位奢侈性水果與食品,海外回來攜帶蘋果入關還有數量限制,一般平常百姓人家可能幾年間都還很難得吃過一顆蘋果,有的甚至連蘋果是什麼都不知道,還記得小時候鄰居童伴父親是一位商船船員,每次出海都要經過老半年才能回來一次,然後就帶回一些蘋果和上述的食品,有時會兼帶一些衣飾回來轉賣給委託行銷售。 而鄰居每次也會分送一些給較要好的街坊好友,不過都是以顆計,每戶一顆,當然我們家也是有份,因為蘋果是高級價位水果,通常都沒機會吃到,猶記得家母將一顆蘋果切成好幾份,每人一小半,一口咬下去,直覺這蘋果真是太好吃,果肉入口香甜又鬆鬆的,當真是人間美味,而數十年來的經濟發展,貨物開放與本地栽種,讓蘋果這高貴的水果,失去往日的光彩,不復高不可攀,市場上往往還可以見到一顆10元的蘋果,當然價位高昂的進口蘋果還是有的。

蘋果放在架上販賣,通常外觀都是表面光滑潤澤,通常大家選購都是偏好色澤紅潤,至於內部是否腐爛,無從得知,但是如果蘋果外觀有果傷或蟲蛀,那麼賣相就比較差,但也並非不可食用,只要將蟲蛀或果傷削掉,一樣可以食用,然而如果因為果傷或蟲蛀導致腐爛,那麼又有可能出現臭爛腐蝕味,於是大家就避而遠之,只剩蟲蛆蒼蠅會趨之若鶩,於是這樣的蘋果可能就沒有人要購買,而商家將腐爛的蘋果繼續放在架上販售,那麼就有欺騙和失德的疑慮。

台灣地區大型1對1選舉,往往競爭激烈,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流傳所謂 [兩顆爛蘋果,選一顆比較不爛!] 的說法和論調,這個我們可以簡稱為[兩顆爛蘋果理論],也不知這樣的說法是誰首先提出?是李敖?還是其他人士?不得而知!至於這個爛的標準是什麼?也沒有可供評量的標準,只見大家人云亦云,跟著隨口批判兩顆爛蘋果,如果真要說有一個標準來評比誰爛、誰不爛,那麼依阿龍的看法;既然是選舉,那麼可能就要由候選人的道德人品和有沒有使用奧步數來衡量。

不過說實在的這樣的[兩顆爛蘋果]說法和論調,不盡全對,也有失偏頗,我們可以拿台北市歷年來幾次的大型選舉來看; 民國83年台北市長選舉最主要的候選人分別是:趙少康、黃大洲、陳水扁三顆蘋果,趙少康和黃大洲基本上應該不是爛蘋果,因為沒有什麼失德事件和奧步前科,而趙少康賣相較佳,至於陳水扁是不是爛蘋果,可能是,大家可以參考陳水扁歷次參選手法,最有名的就是被下毒事件和阿珍被撞事件。

民國87年台北市長選舉最主要的候選人分別是:馬英九、陳水扁和王建煊三顆蘋果,蘋果論述同樣如上,而馬英九賣相較佳。

民國91年台北市長選舉最主要的候選人分別是:李應元、馬英九兩顆蘋果,至於蘋果論述則是這兩顆都不是爛蘋果。

民國95年台北市長選舉最主要的候選人分別是:謝長廷、宋楚瑜、郝龍斌三顆蘋果,其中郝龍斌應該不是爛蘋果,而宋楚瑜則是賣相極差的蘋果,至於爛不爛則見仁見智,因為廣義來說沒有失德和奧步的現象,至於謝長廷則取代了陳水扁,成為這次台北市長選舉爛蘋果的可能性比較高,因為謝長廷先前在高雄市長選舉使用了吳敦義外遇錄音帶事件的奧步數,當然謝長廷在法律上是脫身了,但是人格品性卻留下極大的缺陷,也在奧步數史上繼陳水扁之後留名。

民國95年台北市長選舉最主要的候選人分別是:郝龍斌和蘇貞昌兩顆蘋果,基本上這是兩顆蘋果,而郝龍斌賣相較蘇貞昌佳,而蘇貞昌就像上一段宋楚瑜的描述。

綜合以上的說明,我們可以得知之前這 [兩顆爛蘋果,選一顆比較不爛!] 的說法是錯誤的!因為並沒有真正出現兩顆都是爛蘋果的狀況,充其量只是當中有一顆可能是爛蘋果,所以今後大家千萬不要再用[兩顆爛蘋果,選一顆比較不爛!] 的說法,如果改成[兩顆蘋果,選一顆沒有爛的!] 可能比較貼切。

世事如棋,乾坤莫測,這句話是霹靂布袋戲素還真劇中一頁書的口頭禪,而世事變化快速真是如此,無法揣度,上面阿龍才說之前[兩顆爛蘋果,選一顆比較不爛!] 的說法是錯誤的!沒想到才一轉眼,阿龍卻要告訴大家這次台北市長選舉,真的是破天荒、創紀錄的出現了台北市長選舉以來,甚至是所有大型選舉首度出現應驗了[兩顆爛蘋果,選一顆比較不爛!] 的說法和論調。

首先要恭喜台北市民,這次終於可能創了台北市長選舉以來,首度出現應驗了[兩顆爛蘋果,選一顆比較不爛!] 的空前輝煌紀錄,因為這連勝文和柯文哲真的真的非常有可能符合兩顆爛蘋果的理論,同時也要為台北市選民感到難過,一個首善之區的市長選舉候選人,居然會出現兩位一點從政經歷都沒有的蘋果來參選,另外一位卻是一顆食之無味的老蘋果,然後沒有一點其他的候選人選項,說句老實話;實在是很悲哀的一個局面。

我們試想一位沒有經過教育訓練與培訓實習且不具臨床經驗還沒有外科醫師執照資格的人,說他可以當一個好醫生然後要幫你開刀,那麼你願意讓他開刀嗎?同理可證;這樣的外行所謂婦產科醫生要幫你太太接生,你放心讓他接生嗎?這個論點不管套在哪個行業類別都一體適用,但是最最可憐的是,全體台北市民沒有選擇的餘地,非得從這爛蘋果中來挑一顆,你不想挑;還會有人幫你代勞,這是什麼世道?

連勝文之所以可能是一顆爛蘋果的原因,我們撇開他的家世與品行不談,否則談不下去,只能談他在王柯關說事件中,大聲嚴詞批判馬政府是[大明王朝],卻對王柯關說隻字不提,就可以得知此人毫無是非黑白的觀念,符合沒有道德的評量標準,所以就可能達到一顆爛蘋果的境地。

至於柯文哲一個堂堂台大醫生,可以一出口就說連勝文是神豬?可以一開口就說總統府那隻狗?可以說邵曉鈴腦筋秀逗?…此人人品實在是非常需要再教養,而且是從頭到低徹頭徹尾支持貪污陳水扁的檯面人物,所以此人的道德人品也是很有疑義,於是就可能掉到爛蘋果的境地。

那麼這要怪誰?讓台北市民掉到不得不選一顆爛蘋果的情況?當然是要怪那個將爛蘋果擺上架,要強賣給台北市選民顧客的店家商人,而且還擺明不買拉倒,想買的人多的是,那麼有沒有辦法讓台北市民擺脫創下,首度出現應驗了[兩顆爛蘋果,選一顆比較不爛!] 的空前輝煌紀錄?有一個方法,不過機率不大,因為店家商人擺明不買拉倒的心態,這個方法是就是換人參選,就像基隆市一樣,或者出現一位份量夠重且具高知名度,可以撼動藍綠基本盤的人物出面參選,當然首先排除本文中已經出現過的人物。

台北市民有一大部分的人會陷入天人交戰的境地,投連勝文投不下去,也不願投柯文哲,想投老沈;又怕便宜了柯文哲或連勝文,全部不想投,又怕出線的是不喜歡的人,怎麼辦?一來度假去,然後不管誰選上,就睜隻眼,閉隻眼,比氣長,四年一下就過去,萬一是八年,那就更需耐住性子,二來下一篇文章,阿龍要告訴大家一個選擇投誰的思考方向,做個參考。 總之;如果連勝文選上,那麼影響又深又長遠,如果柯文哲選上,那要有一個心理準備,4到8年不得安寧!

(逍遙老編重寫於 2019/04)


在老蒋时代,苹果和咖啡、可可、都是属于高价位奢侈性水果与食品,海外回来携带苹果入关还有数量限制,一般平常百姓人家可能几年间都还很难得吃过一颗苹果,有的甚至连苹果是什么都不知道,还记得小时候邻居童伴父亲是一位商船船员,每次出海都要经过老半年才能回来一次,然后就带回一些苹果和上述的食品,有时会兼带一些衣饰回来转卖给委托行销售。 而邻居每次也会分送一些给较要好的街坊好友,不过都是以颗计,每户一颗,当然我们家也是有份,因为苹果是高级价位水果,通常都没机会吃到,犹记得家母将一颗苹果切成好几份,每人一小半,一口咬下去,直觉这苹果真是太好吃,果肉入口香甜又松松的,当真是人间美味,而数十年来的经济发展,货物开放与本地栽种,让苹果这高贵的水果,失去往日的光彩,不复高不可攀,市场上往往还可以见到一颗10元的苹果,当然价位高昂的进口苹果还是有的。

苹果放在架上贩卖,通常外观都是表面光滑润泽,通常大家选购都是偏好色泽红润,至于内部是否腐烂,无从得知,但是如果苹果外观有果伤或虫蛀,那么卖相就比较差,但也并非不可食用,只要将虫蛀或果伤削掉,一样可以食用,然而如果因为果伤或虫蛀导致腐烂,那么又有可能出现臭烂腐蚀味,于是大家就避而远之,只剩虫蛆苍蝇会趋之若鹜,于是这样的苹果可能就没有人要购买,而商家将腐烂的苹果继续放在架上贩卖,那么就有欺骗和失德的疑虑。

台湾地区大型1对1选举,往往竞争激烈,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所谓 [两颗烂苹果,选一颗比较不烂!] 的说法和论调,这个我们可以简称为[两颗烂苹果理论],也不知这样的说法是谁首先提出?是李敖?还是其他人士?不得而知!至于这个烂的标准是什么?也没有可供评量的标准,只见大家人云亦云,跟着随口批判两颗烂苹果,如果真要说有一个标准来评比谁烂、谁不烂,那么依阿龙的看法;既然是选举,那么可能就要由候选人的道德人品和有没有使用奥步数来衡量。

不过说实在的这样的[两颗烂苹果]说法和论调,不尽全对,也有失偏颇,我们可以拿台北市历年来几次的大型选举来看; 民国83年台北市长选举最主要的候选人分别是:赵少康、黄大洲、陈水扁三颗苹果,赵少康和黄大洲基本上应该不是烂苹果,因为没有什么失德事件和奥步前科,而赵少康卖相较佳,至于陈水扁是不是烂苹果,可能是,大家可以参考陈水扁历次参选手法,最有名的就是被下毒事件和阿珍被撞事件。

民国87年台北市长选举最主要的候选人分别是:马英九、陈水扁和王建煊三颗苹果,苹果论述同样如上,而马英九卖相较佳。

民国91年台北市长选举最主要的候选人分别是:李应元、马英九两颗苹果,至于苹果论述则是这两颗都不是烂苹果。

民国95年台北市长选举最主要的候选人分别是:谢长廷、宋楚瑜、郝龙斌三颗苹果,其中郝龙斌应该不是烂苹果,而宋楚瑜则是卖相极差的苹果,至于烂不烂则见仁见智,因为广义来说没有失德和奥步的现象,至于谢长廷则取代了陈水扁,成为这次台北市长选举烂苹果的可能性比较高,因为谢长廷先前在高雄市长选举使用了吴敦义外遇录音带事件的奥步数,当然谢长廷在法律上是脱身了,但是人格品性却留下极大的缺陷,也在奥步数史上继陈水扁之后留名。

民国95年台北市长选举最主要的候选人分别是:郝龙斌和苏贞昌两颗苹果,基本上这是两颗苹果,而郝龙斌卖相较苏贞昌佳,而苏贞昌就像上一段宋楚瑜的描述。

综合以上的说明,我们可以得知之前这 [两颗烂苹果,选一颗比较不烂!] 的说法是错误的!因为并没有真正出现两颗都是烂苹果的状况,充其量只是当中有一颗可能是烂苹果,所以今后大家千万不要再用[两颗烂苹果,选一颗比较不烂!] 的说法,如果改成[两颗苹果,选一颗没有烂的!] 可能比较贴切。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这句话是霹雳木偶戏素还真剧中一页书的口头禅,而世事变化快速真是如此,无法揣度,上面阿龙才说之前[两颗烂苹果,选一颗比较不烂!] 的说法是错误的!没想到才一转眼,阿龙却要告诉大家这次台北市长选举,真的是破天荒、创纪录的出现了台北市长选举以来,甚至是所有大型选举首度出现应验了[两颗烂苹果,选一颗比较不烂!] 的说法和论调。

首先要恭喜台北市民,这次终于可能创了台北市长选举以来,首度出现应验了[两颗烂苹果,选一颗比较不烂!] 的空前辉煌纪录,因为这连胜文和柯文哲真的真的非常有可能符合两颗烂苹果的理论,同时也要为台北市选民感到难过,一个首善之区的市长选举候选人,居然会出现两位一点从政经历都没有的苹果来参选,另外一位却是一颗食之无味的老苹果,然后没有一点其他的候选人选项,说句老实话;实在是很悲哀的一个局面。

我们试想一位没有经过教育训练与培训实习且不具临床经验还没有外科医师执照资格的人,说他可以当一个好医生然后要帮你开刀,那么你愿意让他开刀吗?同理可证;这样的外行所谓妇产科医生要帮你太太接生,你放心让他接生吗?这个论点不管套在哪个行业类别都一体适用,但是最最可怜的是,全体台北市民没有选择的余地,非得从这烂苹果中来挑一颗,你不想挑;还会有人帮你代劳,这是什么世道?

连胜文之所以可能是一颗烂苹果的原因,我们撇开他的家世与品行不谈,否则谈不下去,只能谈他在王柯关说事件中,大声严词批判马政府是[大明王朝],却对王柯关说只字不提,就可以得知此人毫无是非黑白的观念,符合没有道德的评量标准,所以就可能达到一颗烂苹果的境地。

至于柯文哲一个堂堂台大医生,可以一出口就说连胜文是神猪?可以一开口就说总统府那只狗?可以说邵晓铃脑筋秀逗?…此人人品实在是非常需要再教养,而且是从头到低彻头彻尾支持贪污陈水扁的台面人物,所以此人的道德人品也是很有疑义,于是就可能掉到烂苹果的境地。

那么这要怪谁?让台北市民掉到不得不选一颗烂苹果的情况?当然是要怪那个将烂苹果摆上架,要强卖给台北市选民顾客的店家商人,而且还摆明不买拉倒,想买的人多的是,那么有没有办法让台北市民摆脱创下,首度出现应验了[两颗烂苹果,选一颗比较不烂!] 的空前辉煌纪录?有一个方法,不过机率不大,因为店家商人摆明不买拉倒的心态,这个方法是就是换人参选,就像基隆市一样,或者出现一位份量够重且具高知名度,可以撼动蓝绿基本盘的人物出面参选,当然首先排除本文中已经出现过的人物。

台北市民有一大部分的人会陷入天人交战的境地,投连胜文投不下去,也不愿投柯文哲,想投老沈;又怕便宜了柯文哲或连胜文,全部不想投,又怕出线的是不喜欢的人,怎么办?一来度假去,然后不管谁选上,就睁只眼,闭只眼,比气长,四年一下就过去,万一是八年,那就更需耐住性子,二来下一篇文章,阿龙要告诉大家一个选择投谁的思考方向,做个参考。 总之;如果连胜文选上,那么影响又深又长远,如果柯文哲选上,那要有一个心理准备,4到8年不得安宁!

(逍遥老编重写于 2019/04)